為母校說句公道話 (梁美芬) – 評論文章

近日,聖保羅男女中學舉行的一場宗教課講座,引發同志議題爭議,緣於校方邀請精神科醫生主講題為「Is Homosexuality inborn or acquired」(同性戀是先天抑或後天所致)的講座,不但講者被「起底」,內容更被指立場偏頗,因而遭到支持同性戀的師生、校友及網民炮轟。

立法會為何要關注通識? (梁美芬) – 評論文章

日前,有中學校長何滿添在報章上撰文,認為本人對通識教育的關注一定是有「政治動機」。我想說清楚一點,我之所以特別關注通識教育,第一、是因為它是一門新科目;第二、亦因為我收過不少持份者包括老師、學生及家長向我表達對通識科推行以來面對的問題

應公平公正對待六個單元 (梁美芬) – 評論文章

前幾日,我在報上拜讀九龍華仁書院校長兼通識教育科委員會主席陳岡校長的文章,殷切希望能看到一些如何改善通識科的意見。可惜,陳校長卻將本人作為立法會議員切實反映家長及學生的意見,說成是「徹頭徹尾的教育政治化」,令我大惑不解。我想在此重申被誤解或被扭曲了的觀點。

通識科應正視的問題 (梁美芬) – 評論文章

去年暑假,一份教育局有份資助編制的《中國模式國情專題教學手冊》,因當中把中國共產黨的「民主集中制」形容為「進步、無私與團結的執政集團」,並把美國民主、共和兩黨輪流執政描繪成「政黨惡鬥、人民當災」,被反對派及包括教協在內的部分教育界人士批評為內容左傾,是一份別有用心的「洗腦教材」,更掀起了其後的一場反國教運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