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犯效忠誓言 應取消資格 (梁美芬) – 評論文章

為避免議會運作停頓,大主席裁定押後梁頌恆、游蕙禎兩人的宣誓儀式至法院就律政司司法覆核有裁決。根據議事規則第一條,未能成功宣誓的議員不能出席任何會議或投票,但梁游二人翌日卻在立法會大會中,在非建制派的簇擁下強行進入議事廳,非建制派議員與梁游二人捆綁,阻止大會工作人員執行主席驅逐違反議事規則議員的決定,縱容梁游二人的行為,在情況混亂下,大主席逼於無奈宣布休會。

經民聯四周年慶典暨晚宴氣氛熱烈

香港經濟民生聯盟今晚(11月1日)於香港麗思卡爾頓酒店舉行四周年慶典暨晚宴,晚宴邀得特區行政長官梁振英、中央駐港聯絡辦公室副主任楊健、中央外交部駐港特派員公署副特派員胡建中、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財政司司長曾俊華、律政司司長袁國強、立法會主席梁君彦及特區政府官員、商界代表等嘉賓蒞臨,場面熱鬧。

經民聯參與「反辱華、反港獨大聯盟」萬人集會
支持立法會主席押後為梁游監誓

「反辱華、反港獨大聯盟」今天(26日)於立法會外發動萬人大集會,經民聯主席盧偉國、副主席張華峰及梁美芬聯同十多名區議員,帶領二百多名地區人士參與,支持立法會主席梁君彥押後為發表辱華言論的兩名青年新政議員監誓的決定,並抗議梁、游侮辱全球華人。

冒犯效忠誓言已違法 (梁美芬) – 評論文章

新一屆立法會的議員宣誓儀式引起軒然大波,梁頌恆、游蕙禎兩人在宣誓時, 故意將中國的英文讀音「China」讀為「支那」,更將英文的粗言穢語夾雜在中國的英文全稱之中,此舉引起公憤,甚至全球華人譴責。「支那」一詞對華人來說是極大的侮辱,它象徵着過去日本侵華期間那一段殘暴血淚史。

主權乃「一國兩制」之本 (梁美芬) – 評論文章

立法會新丁的報到,無疑為議會帶來新氣息,但那些打着港獨旗號的議員入場,卻為議會、甚至整個香港帶來無比的隱憂!香港《基本法》序言及第1條,已經開宗明義提到香港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的領土,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離的部分。香港有人提出「自決」和「獨立」這些概念是根本性的錯誤。

忽略誓言須取消資格 (梁美芬) – 評論文章

在新一屆立法會舉行的首次會議並進行議員宣誓就任儀式上,數名議員將莊重的儀式淪為自己的政治舞台,使立法會淪為一個「鬧事堂」,令人惡心。《立法會議事規則》第1條清晰規定:「議員如未按照《宣誓及聲明條例》(第11章)的規定作宗教式或非宗教式宣誓,不得參與立法會會議或表決。」

經民聯執委會選出新一屆領導層

經民聯10月13日召開執委會,接納梁君彥辭去經民聯主席職務的請求,執委會感謝梁君彥對經民聯所作出的貢獻,並推選出新的領導層。經執委會推選,盧偉國博士獲選為新的聯盟主席,梁君彥則獲執委會推選為榮譽主席。另增選劉業強為副主席,梁美芬兼任地區事務委員會主席。

經民聯向特首提交《施政報告》及
《財政預算案》119項建議
促產業多元發展 讓市民分享經濟成果

經民聯立法會議員今日(10月7日)與特首梁振英會面,就特區2017年度《施政報告》及《財政預算案》表達聯盟意見,並向特首提交以《多元發展 成果共享》為題的建議書,內容涵蓋經濟發展、規劃基建、房屋土地、環保產業、「一帶一路」、創科發展、教育政策、舒緩中產壓力等領域,細分合共有119項建議。

政治參與不是輕判的理由 (梁美芬) – 評論文章

去年元朗反水貨客示威中被捕的四人,早前分別被控阻差辦公及襲警等罪。四人不服判罪及刑期,向高等法院提出上訴。日前,高等法院終於就四人的上訴作出裁決,雖然四人的定罪上訴全數被駁回,但就判刑的上訴則全部得直,原有判刑全部獲上訴庭撤銷,並着以輕判。其中,包括了當時被控「以胸襲警」的吳姓女當事人及第四被告,曾分別被判三個月十五日監禁及五個月一星期監禁,通過上訴,兩人的刑期分別獲撤銷,改判二百小時社會服務令。 是次判決引起不少社會反響,也有不少市民對判決表示不滿。筆者收到不少投訴,紛紛表示為甚麼一些自稱為反對派或反建制的人,即使作出違法、甚至是對社會治安造成嚴重傷害的行為,往往都能得到法官的輕判?筆者也認為政治傾向或理念絕不能成為減免刑罰的藉口,而應該着重對審視案件的本質。這個案子在眾多起訴佔中、旺角暴亂事件的案件中最為人詬病,應歸咎於女當事人利用自身敏感部位撞向警員後對警員作出「非禮」的指控,甚具話題性,更使得胸部等敏感部位能否成為具攻擊性武器這個問題,成為了社會大眾廣泛討論的焦點,引起了不少輿論。 政治理念不是免罪金牌 根據法官當時對女當事人判詞中所作的考慮「她干犯罪行的行為相當嚴重:她將他的胸部撞向控方第一證人,繼而誣告控方第一證人、一名警務人員『非禮』她。以當時的環境情況,此舉有可能令其他在場人士起哄,引發一發不可收拾的場面。不過,本席亦考慮事件經過是她與第二上訴人及他們不認識的第一上訴人突發性地決定步出馬路……。她以胸撞向第一證人及大叫『警察非禮』,看來她是協助她的情人脫身……」,此外,針對第四上訴人,法官表示:「……看來第四上訴人一時衝動而干犯罪行,並非有預謀行事……法庭是可考慮給予一名年輕人改過自新的機會。」從判詞來看,法官當時的確提出了一些在普通法下可被接納並予以輕判的考慮因素和觀點。因為,從普通法的角度來講,若是初犯、有悔意,或當時情況並不是早有預謀襲擊警方,而是情勢所逼,一時衝動,就有機會被視為減刑的因素。但這次判決引來公眾的不滿,主要是容易使人認為違法的行為一旦冠上一頂崇高政治理念的帽子,就可能獲得法官的輕判甚至無罪釋放。因此,判決過後,給予公眾的訊息十分重要。 在每宗案件的量刑上,法官有權根據被告是否初犯、有沒有悔意適度酌情減刑或輕判。但法官並不是因為被告人的政治訴求減刑。香港社會大眾對該次案件的反彈充分表明,女被告人用自己的敏感部位撞向警員,再誣陷警員非禮,這種行為不僅猥瑣,更為社會大眾所不齒。希望年輕人要有道德底綫,不要天真地以為可以利用女性的身分,故意用敏感部位襲擊別人就能獲得社會的同情,社會公眾對女被告人所作所為的痛斥亦充分說明了這一點。 (刊於星島日報)

經民聯七張名單當選
成員感謝選民每一票 承諾加強溝通減少內耗

成立三年多的經民聯今屆首次參與立法會選舉,派出的七張名單全部當選,包括六個功能組別議席及一個九龍西地區選區議席。經民聯主席梁君彥表示,對結果感到鼓舞,認為市民投給聯盟的每一票,都代表對聯盟的支持和認同,意義重大。他表示,未來會盡力與不同黨派溝通,創造更多合作空間,致力發展經濟及改善民生,令香港減少內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