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舟共濟共同打贏抗疫仗 (陳亨利) – 評論文章

新型冠狀肺炎疫情突如其來席捲全球,傳播速度迅猛令人擔憂。這是一場沒有硝煙的防疫戰,中央一聲令下,內地各省市醫療人員迅速赴武漢馳援,數日內火神山、雷神山醫院平地而起收治患者,中央採取堅決果斷措施嚴防死守,力求疫情得到控制。

願香港新一年重回正軌 (陳亨利) – 評論文章

一年之始,萬象更新。日前,國務院任命駱惠寧為中聯辦主任,筆者表示十分歡迎駱主任出任新職。駱主任歷任青海省及山西省委書記,有豐富地方主政經驗及財經專業背景。筆者很有信心,駱主任會帶來新氣象、新思維,堅定履職及支持特區政府依法施政,更好地推動在香港落實憲法及基本法。

認識憲法 領會中央精神 (陳亨利) – 評論文章

12 月4 日是國家憲法日,今年也是全國人大常委會自2014 年設立國家憲法日後,本港第三年舉辦有關活動。在過去數月香港社會面臨嚴峻挑戰的環境下,舉辦憲法宣傳教育活動尤其重要,現場人士包括不同社會人士以及數百名來自不同學校的年輕學子。

止暴制亂讓香港回復安寧 (陳亨利) – 評論文章

激進分子發起的所謂「黎明行動」,令香港陷入最黑暗的時期。他們為達到「三罷」的目標,竟公然破壞地鐵及堵塞馬路,導致市民上班上課大混亂,有人更四處掟汽油彈、到商場大肆破壞,甚至火燒不同政見的市民,試問這是文明社會、國際之都容得下的行為嗎?

香港須重返安居樂業的軌道 (陳亨利) – 評論文章

新一份施政報告主題圍繞着「安居樂業」多管齊下,提出了大量房屋和土地供應的政策。至於工商業用地,特首林鄭月娥提出拆卸九龍灣廢物中心等措施,進一步推動九龍東轉型為第二個核心商業區。然而,特區政府長遠建立土地儲備,更靈活和適時地調節土地推出市場的數量及節奏,才是治本方法。筆者多次提出,創造大片新增填海土地,才能作出整體全面規劃。

增加土地供應解民之困 (陳亨利) – 評論文章

香港的土地問題橫跨幾代人,經濟民生統統受影響。近日特首林鄭月娥指出,重中之重的房屋土地問題將會在《施政報告》中和大家交代。特區政府一直在解決這個深層次矛盾上作出承擔,提出多元化建議。我曾多次在報章提倡,特區政府應多管齊下增加土地供應,建立土地儲備才是治本之策。

紡織界支持政府修例 (陳亨利) – 評論文章

香港紡織業聯會及香港紡織商會早前邀請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出席座談會,講解《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法例(修訂)條例草案》的內容和影響,40多位行內的大中小企代表出席。聽過局長詳細的講解後,現場有不少業內人士都異口同聲說「放心」、「安心」,釋除了大家的疑慮,我相信業界大方向贊同特區政府修例,應盡快填補法律漏洞。

經民聯慶祝建國70周年暨新春酒會在京隆重舉行
逾二百嘉賓歡聚一堂
共商推動粵港澳大灣區建設

經民聯慶祝國慶70周年暨新春酒會今晚(3月6日)在北京隆重舉行,全國政協副主席梁振英,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國務院港澳辦主任張曉明,中央駐港聯絡辦主任王志民,全國政協常委、社會和法制委員會主任沈德咏,國務院港澳辦副主任黃柳權,中央駐港聯絡辦副主任楊建平、陳冬、譚鐵牛,香港特首辦主任陳國基以及在京出席全國「兩會」的全國人大港澳代表和全國政協港澳委員、特區政府官員、政黨及社團領袖等逾二百位嘉賓歡聚一堂,大家熱烈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並共商如何推進粵港大灣區建設,促進香港融入國家發展大局。

大灣區落實「錢、人、政策」三通 (陳亨利) – 評論文章

《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正式發布,這份強而有力、視野廣闊的《規劃綱要》,發展經濟是主軸,亦促進社會民生融和,是我們不容錯失的大好機遇、是香港乘勢而上的重要時刻。過往,我曾就「錢、人、政策」三通提出不少建議,很高興看到三通在《規劃綱要》得到落實。筆者相信,只要全面落實《規劃綱要》,將有利構成香港經濟發展的新高峰、創造青年展現才能的新舞台、提升人民生活質素的新規劃,建立起一個世界級的宜居城市群。

政府支援打開「科研成果量產化之門」(陳亨利) – 評論文章

中央近日出台新措施,讓滿足一定條件的港澳台居民可申領在內地的居住證,不僅為香港居民前往內地工作、學習和生活帶來了極大便利,也對香港和內地的社會經濟合作打開了一道「大門」,共用國家發展機遇,共享國民待遇。「大門」已開,落實措施的「小門」,就需要特區政府進一步與有關部門研究推行,以及在新一份《施政報告》中落實。 國家推進香港和內地加強科技合作,支持香港成為國際創新科技中心。事實上,香港基礎科研較為突出,下一步要把科研成果量產化,企業或工廠參與應用研發是不可缺少。由於研發的成本和風險是非常高的,一般企業難以自行承擔,故此各地政府提供支援政策,是普遍合理的做法。然而香港工廠早遷往內地甚至海外。港企到內地或海外進行研發活動,難獲得特區政府的援助,導致很多科研成果難以實現市場化、量產化,沒有得到實際應用。 中港建一站式審批 要開啟科研成果轉化這道「門」,特區政府應放寬香港企業在內地式海外進行研發的支援限制。中央及各省、市政府都有不同的招商引資及支援政策,但港商未必完全了解細節及申請程序,若香港與內地政府可共同設立一站式的審批窗口,協助和協調港商善用支援政策,就可以提升企業的競爭力。 香港工業的另一難題,是中小企業進退兩難的困局。內地生產成本上漲,具規模的企業多已逐步外移,然而到海外重新創業的風險很高,加上近期中美貿易關係緊張的影響,一旦貿易戰持續升溫,中小企便陷入生死存亡的境地。 中央政府一直鼓勵企業走出去,特別是「一帶一路」沿綫國家,為有意拓展的企業創開方便「大門」。早前我出席商務及經濟發展局,與國務院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在港合辦的「與央企共贏『一帶一路』機遇—產業園區投資環境交流會」,分享建設海外產業園區,在場不少港商對與國企合作表現出濃厚興趣,希望借助國企的硬實力,「併船出海」建設海外產業園拓展機遇。 我認為特區政府應撥出資金,為打算遷移到中資企業興辦的海外工業園設廠的港資企業提供軟貸款。八、九十年代,韓國政府就提供了軟貸款積極支持韓企搬廠到海外,使韓國服裝產業得以延續,今天更成為亞洲時裝設計的重鎮。 特區政府致力推動「再工業化,打造高增值的產業,創新、科研及轉化是關鍵, 企業是主力,政府並非旁觀者,而是主導者,需要在政策、資金、人才、資源及市場等方面互相配合、主動協調,才能為本土工業再次起飛創造條件。期望特首在新一份《施政報告》中拆牆鬆綁,打通一道道小門,與國家連綫,與時代接軌,才能繼續發揮所長。 (刊於星島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