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結束量化寬鬆措施的影響修正議案 – 發言 (梁美芬)

主席,談到美國可能會退市,我想很多同事都有精辟的分析。今天,我想從中產和專業人士的角度,分析一般羣眾怎樣面對這消息。就着整個香港對這個消息的情緒反應,我也想談談我的看法。

一般來說,香港真的好像大型賭場。人人都非常自由,而無論你喜歡與否,香港有大戶之餘,也有小戶。很多時候,小戶未必好像專業人士般懂得投資。他們並沒有太多選擇,香港很多中產人士或專業人士擁有一些儲蓄,把金錢存入銀行並沒有利息。這也能解釋為何當年有這麼多中產人士購買雷曼債券,因為大家都認為這類迷你債券是安全的。此外,我也認識不少任職醫生的朋友,他們從來不投資,工作了一輩子,也只儲蓄現金。這類如此保守的人,未必如中小企般經常需要流動資金,但也一定會思考怎樣才能更有智慧地處理投資及將來的退休生活。因此,有些人學懂了投資,但有些則仍然不懂,只聽從投資專家的意見。

因此,當年雷曼這一巨浪打過來時, 這類“夾心階層”受到的損傷其實是最大的。至於比較基層、貧窮的人,他們得到較大的同情,因為只有7萬元積蓄也購買了債券,很容易證明他們是被誤導的。然而,現時仍有很多未解決的個案,苦主仍在尋求協助。其中一些個案令我也覺得很無奈,很多人真的投資了400萬元、800萬元,有些現時已無法翻身,退休金或一生的現金儲蓄也輸掉了,無法申索,因為金額那麼大,難以證明他們不懂投資。這羣人的問題仍未獲解決,我仍然希望有機會能協助他們,因為我覺得有些人無法面對這困局,精神也出現了問題。我經常路經尖沙咀港鐵站, 有一位原本是正常的專業人士, 現時心理出現了很大問題, 每天在車站內用擴音器呼喊。

因此, 我很關心的是, 萬一風浪到來……企業當然有它們要面對的問題,中小企更要面對很大的問題,接下來,便一定會出現較嚴重的失業問題,甚至一些中層或高層的“打工仔”也會失業。如果連這些人也失業,整個社會首先便會失去了一大羣消費者,整個經濟便會更陷入困境。

所以,我要不厭其煩地對局長說 – 我已說了很多年 – 面對這些風浪時,我們可否照顧那些因風浪而失業,甚至無法維持家庭正常生計的人士。政府可否成立失業轉型貸款基金? 我不厭其煩地說,現時風浪可能正在撲來,你們較我們更清楚,因為你們是專家,但普通人真的不知道風浪來襲後,他們的職業可能會受到影響;職業受到影響,家庭便不能幸免,也會影響小朋友,甚至整個家也會散。
在這方面, 長遠來說, 我希望政府能夠作出考慮。

第二方面,有議員剛才說我們應該發展自己的工業。工業並非我的專長。但是,我反而想指出,年青人往往喜歡創業,或許由於香港本身沒有甚麼資源,很多年青人便只能透過創業來發展事業。在近數年,我們的組織 – 西九新動力 – 進行了不少民調,每次結果均顯示現時的年青人很希望在工作數年之後,如果條件成熟,政府可以為他們提供政策,讓他們有機會創業。創業後,他們未必能夠成為大企業家,甚至是中小企般實業家。但是,在創意產業上,他們可能會有一種優勢。

以往一些白手興家的企業家,很多真的沒有上過大學,所以,紐約市市長彭博也曾說, 有時候真的不一定要唸大學, 事業才能有成就。今時今日,真的還有很多典型的例子。有些人說,賣花生賣得好也可以開設連鎖店,把店鋪企業化。在行業裏,不一定純粹依靠學術、學位才能夠有發展。例如出名的髮型師,收入可能與很成功的專業人士不相伯仲。如果香港進一步發展下去, 可能連所謂“三行”師傅……其實沒有人願意入行工作……如果他們有較專業的包裝, 可能亦能創造自己的事業。

因此,在這方面,我很希望能提出兩個要求。第一,在經濟困難的時候,我們可否為中產人士甚至本身已很有能力的人士,提供失業轉型的資助或在過渡期提供支援? 第二,對於未建立事業的人,政府能否在政策、網絡、和商界支援等方面,發揮牽頭作用,成立創業或創意基金,讓有志創業的人士,特別是年青人,可以找到出路? 這一點是較長遠的建議,但我相信在經濟發展期間,政府是應該積極考慮的。

主席, 我謹此陳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