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規管工時 – 發言 (林健鋒)

主席,近年香港的企業,特別是中小型企業(“中小企”), 均面對營運成本上升和通脹的問題,他們已承受很大壓力。正所謂“屋漏兼逢連夜雨”, 在全球經濟不景的情況下, 需求減弱,令很多中小企已無利可圖,有些甚至要結業,我們認為政府應該施以援手。但是,最近我們看到政府一次又一次推出對營商環境有影響的條例,現在更說要討論立法規管工時。

大家也看到,香港的中小企近年面對營運成本不斷上升,有統計數字顯示, 去年有超過600間茶餐廳結業, 原因是租金昂貴, 而且受到最低工資的影響,最低工資步步進逼,令這些中小企在美好的經濟 體系中消失。

主席, 最低工資在去年5月實施, 至今不足兩年,現在又說要調高至30元,又說要就標準工時立法,這些規管一下子推出,真的令這些中小企承受不了。大家都知道,最低工資對很多酒樓和中小企已經造成很大影響,因為很多服務員轉當保安員或看更,令餐飲業或中小企都難以聘請僱員,有些酒樓、商場的清潔工人已經加薪至每小時50元, 但仍然留不住他們。

我相信最低工資對社會和經濟所造成的影響,政府已收集了很多意見和資料,也進行了不少研究,但研究結果如何呢? 政府不要連一句交代也沒有,便說要調高最低工資。現在又說要討論標準工時立法,政府可否把這些調查報告或資料公開? 在公開前便匆匆研究調高我剛才說的最低工資及就標準工時立法,對支撐着本港基層經濟活動的中小企是否公平呢?

主席,大家最近也看到美國總統大選的辯論,焦點都是對準就業,無論奧巴馬或羅姆尼,均說要扶持中小企,因為中小企是真正創造就業的來源, 中小企復蘇, 整個經濟才會重新振作。

主席,近年全球經濟不穩,歐債危機仍有未解決的跡象,美國經濟復蘇緩慢,內地經濟亦開始放緩,香港作為外向型經濟,出口難免受影響。在如此惡劣的經濟環境下,很多中小企其實已經在“吊鹽水”,現在又說要研究就標準工時立法,即是將病中的中小企的棉被也取去,中小企實在很難生存下去。

主席, 本港有30萬家中小企, 僱用超過120萬人, 佔總就業人口約五成。如果中小企因這些內憂外患而倒閉,最終受害的還是僱員。最糟糕的是,在現時全球經濟不景的環境下,香港還說要討論就標準工時立法, 增加營商成本, 我相信必定會削弱香港的競爭力。現時很多公司已很難招聘外勤僱員,原因是難以計算工時,企業亦要支付較高的薪金。對大企業來說,也許可以負擔這些額外工資;但對中小企而言, 他們根本無法負擔如此高昂的成本。

此外,很多人都忽略了就標準工時立法對中產的影響,我相信大家都知道,最低工資實施後,管理費隨即增加,因此,若調整最低工資和就標準工時立法的話,居住在私人物業或租屋的中產人士必定要面對管理費再增加的問題;當零售、批發、運輸面對成本上升及要加價的時候, 全港市民都要面對通貨膨脹的問題。

主席,標準工時的影響較最低工資更大,因此,政府一定要小心處理。最低工資的實施已影響很多中小企,如果就標準工時立法,受影響的企業更多。實行起來的複雜程度和額外的行政費用,對商界,特別是中小企, 肯定是一個沉重的負擔。

主席,實施標準工時亦要面對不少困難,第一是不同行業有不同特性,特別是服務業。以會計師為例,有四、五個月要結帳、趕報告,難道還規定他們一星期不可工作多於40小時? 各行各業的需求不同,難以劃一工時,因此,不同行業有不同的需要,不能“一刀切”地立法規管工時。

主席,面對工時長的問題,我認為要留待適當的時機,讓勞資雙方可以討論一些家庭友善的方法, 來改善工作環境。

主席, 我謹此陳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