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視七一遊行市民的訴求議案 – 發言 (林健鋒)

代理主席,自從回歸以來,不少市民都會參加七一遊行去表達訴求。即使今年懸掛3號風球,亦有不少市民都冒着風雨上街,表達對政府施政的意見。特區政府應該仔細聆聽他們的意見,從而更有效地推動經濟, 改善民生, 促進民主。

這亦正反映, 回歸以來, 中央政府及特區政府都貫徹《基本法》第二十七條的規定,充分保障市民言論自由,以及集會、遊行、示威的自由。我亦相信,在尊重《基本法》及遵守法治的大前提下,這些香港人所享有的權利和自由, 是絕對會得到重視和保障的。

代理主席,我留意到今年的七一遊行與往年一樣,市民都有各種各樣的訴求,有對民生有意見的,例如:樓價高,租金貴,青年人缺向上流動的機會;亦有對政改的訴求,例如落實普選,推進民主進程。既有對施政和管治有意見的,也有針對地區事務的,訴求可說是涉及社會不同階層和不同政策範疇的。我理解大部分市民表達訴求的權利,亦認同大部分市民都是在和平、理性、遵守法治的前提下,去表達訴求。有市民相信遊行示威可以表達,同樣也有其他市民相信,透過溝通、妥協的手段,可以令施政改善和政策更易達到共識。但是,無論是透過甚麼方式進行表達,特區政府都應該仔細聆聽及積極尋求對策。

代理主席,其實大部分的工商界未必會用遊行的方式去表達訴求, 但不代表我們工商界沒有訴求。我們不時向政府提出意見,要求政府有更多有利的政策維護有利營商的環境,吸引更多外來投資;我們亦反對在香港實施“標準工時”等政策,影響企業的成本和運作;我們亦不滿現時的“租金貴、原料貴、工資貴”,加重企業的經營成本。我們亦不斷向政府建議,在不影響本地勞工就業的基礎上,
有彈性地輸入外來勞工紓解部分行業勞動力不足等問題;我們亦期待政府有更多吸納優秀人才的優惠政策等。

但是,我們工商、專業界別認為,即使我們上街,政府是否會馬上滿足我們所有的要求呢? 當然不是。政府必然也有一套做事的原則,經過仔細的考量,諮詢不同持份者的意見,令政策能夠使香港整體受惠。所以,我們工商界認為未必需要用激進的手段去表達這些訴求。反而我們做好調查研究及數據的分析,“擺事實、講道理”,提出我們的方案,再理性坦誠地和政府溝通,大家在互諒互讓之下,才能真正促成政策的落實。

代理主席,近年來社會氣氛亦有很大的轉變,每次遊行、集會示威,我們並不難發現少數市民與警方發生衝突的場面,亦有人對警方的安排表示不滿。但是,我們不能排除的是,有一些是刻意挑釁警方的行為。根據《基本法》第四條,特區政府依法保障香港特別行政區居民和其他人的權利和自由。警方在處理示威遊行的手法上,一方面是要確保市民遊行示威的權利;另一方面,亦需要確保遊行的正常秩序,確保公眾安全及其他人士的需要,例如其他道路使用者的權利及行人的安全等。我覺得警方在處理遊行示威的手法上, 有既定的政策,我亦看到前線警員的表現都相當克制。其實,警方也有訴求,他們對公務員的薪酬調整一樣有意見;但警隊的同事仍然是堅守崗位,相當敬業及遵守紀律, 我覺得他們的表現值得我們讚許。

代理主席,今年的七一遊行已過去,相信很多訴求,政府都已經聽到。新政府上任一年以來,各項施政備受市民期待和關注,特別是政改問題,是今年遊行中較為清晰,也較具爭議的。因此,政府應該在處理政改問題之前,集中力量推動經濟,提升競爭力,改善民生,紓緩市民的生活壓力,為日後展開的政改諮詢營造良好的社會氛圍、透過和平理性的手段凝聚共識。

代理主席, 我謹此陳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