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報前總編輯劉進圖先生遇襲事件議案 – 發言 (盧偉國)

主席, 2月26日, 當我在議事堂聆聽財政司司長宣讀本年度財政預算案時,突然收到《明報》前總編輯劉進圖先生遇襲,受到嚴重刀傷的消息。我感到非常震驚。在光天化日之下,兇徒如此殘
忍兇悍, 襲擊手無寸鐵的劉進圖先生, 令人髮指。

雖然我不認識劉進圖先生,但對內會主席梁君彥議員就劉進圖先生遇襲事件提出的議案,我是全力支持的。我們對事件表示震驚及憤慨,對兇徒的暴行予以強烈譴責,當然亦要求警方全力緝兇,盡快將兇徒繩之於法。我相信這項議案應該獲得立法會議員同事的支持。

作為立法會議員,我們應該與廣大市民一樣,堅信法治是本港的核心價值。對任何尋求以暴力手段以達一己私利,甚至傷害他人的做法, 是零容忍的。

主席,我最近與外地一些朋友閒談,他們對本港最近發生的一些社會事件,評之以一個字:亂。我以在香港土生土長的生活經驗,向他們解釋, 我說: “香港一直都是文明、法治的, 社會一直以和諧、互相守望為核心價值。大部分香港人亦勤勤力力,努力工作,在不同的崗位上, 相互合作, 建設社會。”但是, 他們為何會對香港有“亂”的感覺呢? 這引起了我的思考。

主席, 本議事堂是立法機構, 亦是保證香港社會有效管治的行政、立法、司法三權之一。我們應該發揮正能量,應該為社會健康發展,發揮我們的特殊功能。不過,這兩天在議事堂上聽到某些同事的發言, 我就不無感慨: 是否有些議員有意或無意地為社會添煩添亂呢?

劉進圖遇襲案仍然在偵查中,但在警方的努力下及內地公安的配合下,迅速拘捕兇徒及多名涉案的疑犯。警方工作的效率是否應該獲得我們的讚許呢? 但是, 竟然有些議員以警隊“一哥”所說的一句話:“沒有直接證據證明這宗案件與新聞工作有關”,便大肆抨擊,甚至說要“一哥”辭職。

新聞報道指出, 曾偉雄表示“不排除任何行兇動機”, 但以現時所得的資料,包括《明報》早前提供的新聞報道內容,沒有直接證據顯示案件與新聞工作有關。其實,這個只是對目前蒐證情況的一個客觀的講述, 有何錯之有呢?

主席, 我在議事堂曾經引用過郭沫若的兩句詩句, 出自“孫悟空三打白骨精”,想不到今天在議事堂上又再適用,詩中有以下兩句:“人妖顛倒是非淆, 對敵慈悲對友刁”。我們的敵人應該是在光天化日下傷人的兇徒, 是幕後黑手, 而不是警隊, 也不是警隊“一哥”。

我們要求警方全力緝兇,盡快破案,但我不贊成范國威議員的修正案, 他提出白紙黑字要求“保安局局長及警務處處長須為事件公開訂定破案限期,盡快將主謀及兇徒繩之於法,並承諾於破案期限屆滿前向立法會提交調查報告, 為此事問責。”

假如我們真的隨意訂定一個破案限期,可能會造成以下情況:警隊前線人員會否為求交差, 無所不用其極  嚴刑迫供、屈打成招,甚至隨便找人“頂包”替罪,造成冤案、錯案呢? 所以,我很希望
范國威議員只是但求出位或廣東話所謂的“貪口爽”,才提出這樣的修正案;否則,這項建議不但在現實上不可行,亦顯示出范國威議員完全忽視現代刑事偵緝工作的複雜性。

主席,元曲大師馬致遠的“雙調” – 題目是“秋思”, “雙調․ 夜行船”中有以下數句:“蛩吟罷一覺才寧貼,雞鳴時萬事無休歇。爭名利何年是徹? 密匝匝蟻排兵, 亂紛紛蜂釀蜜, 急攘攘蠅爭血。”我希望香港不會令人有這種感覺  – 無論爭的是名、是利或是政治本錢。我很慨嘆,劉進圖先生的傷口仍在淌血,但有人已經為爭取政治本錢,正是似蠅爭血,胡亂攻擊。主席,立法會是應該發揮正能量的。

我謹此陳辭, 支持梁君彥議員的議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