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求撤銷人大常委決定,重新啟動政改程序議案 – 發言 (林健鋒)

主席,政改第二輪諮詢轉眼已經快一個月,但泛民就此議題甚麼也不願談,說來說去也是要求撤回人大常委決定,重啟政改程序。我相信大家都知道,政改“五部曲”環環相扣,由去年年初開始啟動諮詢至今,我們已經進入了第三部曲。這個“五部曲”的過程,是特區與中央之間一個申請與批核的互動過程。既然中央已經批核在香港進行政改,到了現階段,不是說某些人不喜歡或不合其口味,就可
以推倒重來。

主席,很多市民都希望立法會議員可以做多些實事,不要在議會內“做show”、浪費時間及“拉布”。我們應該集中討論確實可行、符合《基本法》及人大常委會決定的方案。在上星期,林鄭月娥司長、譚志源局長及經民聯成員一起討論政改,雖然兩位官員對於立法會通過方案持比較悲觀的態度,但我們仍然希望政府可以與泛民議員就政改盡快展開對話。我們看到現時距離普選只有一步之遙,而這一步就視乎泛民的一念之間。

泛民早在未開始第二輪諮詢前,已表明會投反對票,皆因人大常委會的決定不符合他們所謂的國際標準。他們一邊說要杯葛第二輪諮詢,一邊又要求特首在無任何前設的情況下與之對話。他們表示隨時隨地都願與特首商討,但前提就是要推翻八三一決定。

其實,真正設下溝通前提的是泛民自身。特首及政務司司長均多次重申,政府願與泛民對話,不過必須在《基本法》與人大常委會相關決定的基礎上進行。這並非特首所設的前提,而是人大常委會依法作出的一項決定。對話如果是討論不符合《基本法》規定內的事情,那便是天馬行空,浪費光陰。

按照泛民所說,要求特首推翻八三一決定才算有誠意的溝通,不但是強人所難,更是視國家法律如無物。不過,泛民中的不少律師、大律師和專業人士,往往都視法律如無物,由他們慫恿市民參加違法佔領運動,破壞社會秩序就可見一斑。

其次,就是泛民經常提及的國際標準。主席,由30年前國家提出“一國兩制”這個史無前例的構思開始,香港的制度就沒有任何國際標準可遵循。世界各國的選舉制度亦是各有不同,即使有《聯合國國際人權公約》(“《公約》”),世界各國亦非全部都把《公約》套用在自己國家的選舉制度之上。各國的選舉制度無優劣之分,亦沒有真假之分,只有是否適合之分。不是只有泛民心目中那套才是真的,標準並非由外國勢力來定,亦不是由泛民來定。

主席,我還記得在就任立法會議員時的誓詞為: “定當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是根據國家憲法所規定,所以要效忠的是國家和憲法,並不是效忠所謂的國際標準。

達致“一人一票”普選是民主的一大步,而且大家也知道今次不是終極方案,日後還可以根據《基本法》循序漸進,完善我們的選舉制度。民主派多年來都以落實普選為目標,現在只欠臨門一腳,香港便可以在2017年“一人一票”普選特首。究竟民主派是想為市民爭取一票在手,抑或要逼所有香港市民繼續做“花生友”呢?究竟他們真的是推動香港民主政制的推手,抑或是剝奪市民權利,阻礙民主步伐的罪人呢?

如果泛民議員繼續杯葛諮詢,斷言反對方案,那便是扼殺市民普選行政長官的願望,全港市民將淪為他們對抗中央和特區政府的政治犧牲品。我在此促請泛民議員趁現在還有對話機會時,要懂得華麗轉身,否則機會稍瞬即逝,令市民普選的希望落空時,將會追悔莫及。

主席,我謹此陳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