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心協力 渡過疫關 (林健鋒) – 評論文章

隨着疫情在歐美大爆發,當地人士面臨生命威脅,不少身在海外的港人都希望可以盡快回港;未來一段時間會是回流高峰期,相信疫情短期內不會結束,政府應繼續抗疫工作、不能鬆懈。另一方面,眼見香港口罩供應持續緊張,經過幾個星期的努力,我與幾位工商界朋友設在大埔工業村廠房的口罩廠已投入運作,實行「本地口罩、本地生產」,希望為香港出一分力。

民主黨的獨裁 (梁美芬) – 評論文章

民主黨蔡耀昌月初以社區組織協會幹事身分發表問卷調查結果,發現有過百家食肆以防止新冠肺炎疫情為理由,表明不招待內地人或操普通話人士,涉嫌歧視內地人,轉交平等機會委員會跟進,又促政府盡快修例,將歧視從內地來港的新移民或內地公民列為「種族歧視」。言論引發民主黨六十三個黨員聯署,指說法等同支持政府不全面封關,與民主黨「全面封關」立場有矛盾。在壓力之下,蔡耀昌最終要辭任中委及所有黨內職務。

拉布拖垮民生基建 (盧偉國) – 評論文章

立法會「拉布」,到底為香港帶來什麼具體影響?本港建造業可謂深受衝擊,更窒礙眾多年輕工程師的前程,這絕非危言聳聽。3月11日近下午5時,立法會財務委員會經過千辛萬苦,終於通過225 億元的「基本工程儲備基金」整體撥款,總算讓業界暫時鬆一口氣。但回顧整個過程,仍不免令人慨歎! 這225億元的「基本工程儲備基金」整體撥款,其實涵蓋一萬多項不同的政府工務工程,有些是一直在持續進行中,需要在4 月1 日前獲得新的資金去支付工程費用,也有1,500多項新增工程,這些撥款如果在4 月1 日前未能獲得批核,相關工程工作就會斷纜,新項目無法啟動,近兩萬名工人及專業人員亦都會被迫停工。 工程界正面臨「三鏈斷裂」危機 在今年1月份,工務小組已開了兩次會議審議該「基本工程儲備基金」撥款,我作為小組主席,本想在春節後加會,但因疫情關係而推遲。2 月26 日早上,在財政司司長財政預算案宣讀之前,終於可以加會,議員戴住口罩開會審議。但很可惜,在反對派議員「拉布」下,亦未能進行投票。由於資金非常需要、撥款非常緊急,當局惟有直接交財務委員會審議。 但事情並非就此一帆風順,財委會到了3 月11 日已是第三次加會審議該項目,當審議即將進入投票階段之際,有反對派議員臨時動議中止該議程的討論,一旦通過中止,相信有關撥款短期內難再交予財委會審議。可見,反對派議員為了「拉布」,不惜動用各種手段。 事實上,近年工務工程撥款的審批在立法會飽受「拉布」拖延,審批進度緩慢。截至今年2月底,財委會在本年度只通過約422億元撥款,當中大部分都是在「追落後」。與每年過千億的工務工程相比,政府工務工程撥款進度非常緩慢,對建造業造成極大影響,因為建築工序都是一環扣一環,撥款遲遲未能通過,所有工序都難以開展,大批與建造業相關的員工也被迫「手停口停」。 影響青年工程師專業發展及前程 建造業界是深受「攬炒」影響的嚴重受害者,失業數字對比其他行業更高,1月份數字達5.7%,在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下,可謂雪上加霜。當前工程界正面臨工作鏈、供應鏈和資金鏈「三鏈斷裂」危機,數以十萬計建造業界工人及專業人士的生計受到影響,不少中小企更是危在旦夕。 近年工程界受議會「拉布」影響,面對工程項目數量大起大落,以致「一時做死,一時餓死」的困境,不少青年工程師更是首當其衝,影響了專業發展及向上流動的機會。 很多人把民生掛在口邊,又說要為年輕人帶來美好的未來,但實質上口是心非!「拉布」不停止,整個建造業都受害,民生相關項目被延誤,廣大市民最終也會被拖累! (刊於文匯)

撐企業、保就業、減車費、紓民困 (林建岳) – 評論文章

疫情在全球多國蔓延,世衞組織將新冠肺炎疫情定性為全球大流行,環球金融市場持續震盪,經濟寒冬警號響起。當前香港經濟下行壓力沉重,在內外夾擊的嚴峻形勢下,要集中力量應對這場比○三年沙士和○八年金融海嘯更嚴重的經濟大風暴。上周我哋寰亞都拍咗條片為香港打氣,齊抗疫香港地,面對困難要更加團結。

抗疫基金應涵蓋更多行業 (林健鋒) – 評論文章

受到中美貿易戰、反修例運動以及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三重打擊,香港正面臨回歸後最嚴峻的經濟危機。特區政府推出三百億元「防疫抗疫基金」以來,對於部分受惠行業而言,固然是一場「及時雨」,有助紓緩當前的經營問題;然而,部分行業包括貿易和製造業等未有受惠今次措施,但它們的情況同樣是水深火熱,我促請當局考慮推出新一輪措施,以涵蓋更多受到嚴重影響的行業及中小微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