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不應成為貿易戰中美國的幫兇 (丁煌) – 評論文章

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率領郭榮鏗與莫乃光應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邀請,前往華盛頓及紐約,與美國議員和官員討論香港問題。郭榮鏗指出《香港政策法》報告將於本月尾正式提交美國國會,故希望藉此次出訪了解美方對香港的看法。

美最大貿易順差來自香港

《美國-香港政策法》(United States–Hong Kong Policy Act)是由米奇.麥康起草的現行美國國內法,於一九九二年通過。一九九二年法案通過之時,內地政府曾嚴辭指控美國干預中國內政。話說,香港回歸祖國後,美國政府重新釐定對港政策,承認《中英聯合聲明》與「香港獨立關稅區」,視香港為一個在「政治、法治、經濟與貿易政策方面」與內地完全不同的地區。一九九三、一九九五至二○○七及二○一五至二○一八年,美國國務院曾向國會提交香港政策年度報告。

話說至此,相信你自己也已經擬出一個簡單的思路︰莫、郭、陳方三人很擔心一個「正與內地政府對着幹」的美國政府對「香港」的看法,為美國能繼續承認「香港獨立關稅區」不遠千里拉關係。源自二○一八年美國國會美中經濟暨安全檢討委員會提出,重新審視香港獨立關稅區之地位與政策及限制潛在軍用之高科技售到香港。且說,據BBC中文報道,有觀察人士指出報告並沒有直接提及要求取消香港獨立關稅區的地位。

正如林鄭月娥所說的,美國最大的貿易順差來自香港,每年三百一十億美元。簡而言之,美國每年出口香港量大於從香港入口達三百一十億之巨。事實上,香港甚少產品完全依賴對美國出口。如此說來,是否應該美國擔心香港如何看美國,而非香港擔心美國如何看香港呢?

再說,二○一七年香港與美國的貨物貿易總值五千四百三十九億港元,而香港與內地的貨物貿易總值則為四萬一千三百六十億港元。香港分別與內地和美國貿易總值之比約七點六比一。泛民放棄八倍大的貿易數值不去關顧。抓住了芝麻,卻丟了西瓜,甚至大大聲聲要求特區政府,抓緊機會與美方接觸。如此做法,置香港於何等境地?試問若內地擰實水喉,香港又將會是怎樣的景況?

美小動作 香港做談判籌碼

正如工聯會立法會議員陸頌雄所言,香港獨立關稅區地位是不需要美國「恩賜」與「施捨」的。香港的「獨立關稅」地位是《基本法》第116條賦予的,該條文明文:「香港特別行政區為單獨的關稅地區。」早於二○○○年,時任香港海關關長曾俊華已清晰地指出,香港海關有能力從「邊境執法」、「管制戰略物品」和「參與國際組織」三個範疇,保持香港作為單獨關稅地區的地位。在邊境執法方面,以優良出入境管理制度對客/貨進出進行得宜的管制;在管制戰略物品方面,推行世界一流的管制制度,所有實施戰略物品出口管制的主要國家及地區,包括美國在內,均大為稱許;在參與國際組織方面,作為關稅及貿易總協定會員的香港,更以「中國香港」的名義,成為世界貿易組織的創始成員。

《文匯報》對在中美貿易談判進入關鍵階段,由美國總統出任主席、負責美國國家安全及外交事務的最高機構「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不尋常地邀請莫、郭、陳方出訪美國表示質疑,認為美國為制衡中國,不惜以香港作為談判的籌碼。至於香港社會則表示極大憤慨,認為此乃「唱衰香港」的行徑。如果《文匯》言中,莫郭陳方的所做所為,又是甚麼行徑?黑頭髮黃皮膚,可是你我所共同擁有的。

相信,香港人的眼睛是雪亮的,能分辨黑白,明白香港要在「一國兩制」下,享有高度自治與維持關稅獨立地區的地位,達長期的穩定與繁榮。

(刊於星島)

訂閱經民聯訊息

Please enter your email:



佔領中環 劉皇發 張俊勇 張華峰 房屋 拉布 政制 政制改革 教育 施政報告 旅遊 普選 林健鋒 林建岳 梁君彥 梁美芬 盧偉國 石禮謙 經民聯 經濟 規劃 證券 證券業 財政預算案 金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