釋善意解工潮 免競爭力下降 (林健鋒) – 評論文章

香港國際貨櫃碼頭的工潮已經進行了半個月,我早前就促請各持份者心平氣和地溝通,希望早日解決問題,恢復碼頭正常運作,工人重新過上正常生活。過去的兩天,在政府斡旋下,外判商、資方和工人、工會代表終於可以坐下來討論解決方案,雖然未能通過僅有的數次會議完全解決問題,但總算開了個好頭,令如何妥善解決事件露出了一絲曙光。

優勢被周邊港口縮窄

我明白近年通脹上升,生活壓力加大,碼頭工人期望通過辛勤工作獲得更好待遇的訴求;然而近年環球經濟不景的情況影響下,進出口貿易數字出現波幅,營運成本上升加上生意額下降,令碼頭營運商以致外判商都面對一定的壓力。雖然份屬不同工會的工人在這次工潮中有不同的加薪和工作安排的要求,但歸根究柢工人的真正利益所在,是人人有工開,回復正常的生產、生活狀態。因此,希望某些工會及政客能以工人的根本利益為依歸,切勿以工人的飯碗作為自己的政治本錢。

香港一直致力打造國際航運中心的地位,除了有賴於自由港、以及中轉和進口配套便利等一系列良好的基礎設施外,航運法律,港幣自由兌換及簡單稅務通關模式都是我們的優勢。這個地位在一定時間內仍有優勢。然而我們的硬件設施難以再擴大,以及貨源地遠等因素的影響下,加上營運成本上升,我們的優勢將會被其他周邊港口縮窄。

以深圳鹽田港為例,它分為東、中、西港,在二○一二年的貨櫃吞吐量已達到一千零六十六點七萬個標準貨櫃;香港貨櫃碼頭的吞吐量僅是一千七百四十萬個。雖說仍佔有一定的優勢,但鹽田港目前只完成了中港區的貨櫃碼頭一二三期及擴建工程,和西港區的部分泊位建設,東港區仍是處於籌備發展的階段;它們的運作亦會採取國際碼頭營運最現代化模式,廣泛應用機械化、自動化設備,從而降低成本。可以說,從硬件上,鹽田已經充分做好了準備工夫。

航運中心地位受壓

目前,香港僅有一個深水國際貨櫃碼頭,深圳除了鹽田,還有西部的蛇口港。加上前海地區的發展以及廣州南沙區,廣州港的內河航運競爭,香港的航運中心地位可謂壓力不小。再者,隨著近年國際間都瞄準內地市場,和港商出口轉內銷的營運策略調整,航運業的重心向內地轉移是不足為奇的事情;因此,我們不能再蹉跎歲月,應設法增加效率和提升競爭力,否則只能白白看著香港的優勢被斷送。

(刊於  星島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