適時活化 MPF 制度 保障營商環境(陳祖恒) – 評論文章

取消強積金(MPF)對冲的條例草案,上周四(9日)於立法會三讀通過,身為紡織及製衣界和工商界的代表,我有責任在議會內代表業界發聲,清晰表達反對取消對冲的立場。

我認為,取消對冲勢必對本港未來的營商環境造成負面影響,企業經營成本將隨資助逐年減少而慢慢上漲,甚至導致勞資關係惡化,這些負面影響都是無容置疑、可預見的。

對於社會上有指,取消對冲對僱主影響較通脹為低,甚至質疑商界部分擔憂,是源於對條例草案的誤解和「誤信讒言」,我認為這些觀點絕對值得商榷,以及作出反駁。

撤對冲開支 對中小微企打擊大

本港被評為全球最具競爭力、最自由的經濟體,全賴我們擁有得天獨厚的營商環境、完善的勞資保障,以及與國際接軌的商業法規。要維護好本港的營商環境,須綜合考慮人力成本、租金成本、勞資關係等因素,惟取消強積金對冲後,企業經營成本在未來勢必上漲,以去年的數據為例,對冲金額多達66億元;一旦取消對冲,這筆開支將會為企業帶來非常沉重的開支,為中小微企帶來非常大的打擊。

首先,當局指出,取消對冲增加的經營成本,只佔一般僱主成本的0.35%,我認為這說法屬以偏概全,過於輕描淡寫。

政府預計於2025年實施取消對冲,並為僱主提供25年期、共332億元的資助,故認為取消對冲對企業影響非常輕微;我必須指出,相關資助金額將逐年遞減,在資助期第9年過後,資助更會大幅減低,實際上難以抵銷未來上漲的經營成本,對中小微企造成的經營困難,定必慢慢浮現,更會損害香港依賴成功的良好營商環境,同時會為未來有意創業的年輕人,帶來額外難處,變相縮窄年輕人的發展空間。

假設一間在2025年成立、共有6名員工的微企,在成立第10年遇上財政危機,須解僱一半員工才能維持經營,再假設所有員工的月薪均為22,500元,則連同本身企業在專項儲蓄戶口的款項計算,若僱主遣散3名員工,即要額外承擔超過20萬元成本,以支付長期服務金。試問一所危在旦夕的企業,如何額外承擔超過數以十萬計的支出?這變相令企業難逃倒閉的厄運。

從上述例子可見,取消對冲所增加的經營成本,絕對不止於一般成本的0.35%。

第二,工商界在取消對冲一事上,絕非對社會缺乏承擔。

我認為,指摘工商界欠社會承擔的論調,顯然是站不住腳、諉過他人。首先,取消對冲後,僱主將會按照法例,每月向專項儲蓄戶口按每名僱員入息1%供款,這是僱主對僱員作出的財政承擔。

勞資爭端恐增 削長遠經濟發展

事實上,香港工業總會等商會早於2017年已向政府提出建議,由僱主及政府分別向僱員的強積金戶口額外供款1%,令僱員每月的強積金戶口總供款比例增至12%,從而爭取保留對冲的安排,同時更有效提升強積金退休保障功能。這充分彰顯工商界對社會和打工仔作出的承擔,可惜政府最終未接納建議,如今更急就章將取消對冲的草案交予立法會審議,實在令人遺憾。

第三,我不認同當局所指,取消對冲後不會出現有員工貿然「博炒」的情況。資方一直積極維繫與勞方的良好和信任關係,絕不希望雙方出現對立和不信任狀態,但從客觀社會現實而言,若員工在取消對冲後,在「適當」時候「博炒」,確實可換取更高賠償金額;同時,亦有聲音指,僱主可能會在轉制期前,先遺散旗下員工,屆時或觸發大規模失業潮,僱主甚至會在轉制後,考慮聘請更多兼職和自僱人士。

雖然當局指出,若僱主不斷以同一合約聘請同一僱員,對法庭而言,亦算是連續聘用,但我認為,這變相將令勞資之間產生本來不會出現的爭端。

故此,我憂慮取消對冲將會徹底改變營商環境及勞資關係,影響香港長遠經濟發展,這是掀一髮動全身的。

總而言之,取消強積金對冲原則上違反當初政府對工商界的承諾和共識,若當年沒有對冲安排,工商界根本不會支持《強積金條例》通過;惟政府似乎已把當年與工商界之間的承諾和共識拋諸腦後,現在更要工商界為取消對冲「埋單」,承擔非常龐大的營商負擔,令人深感遺憾。

疫情重創經濟 非適合時機

再者,新冠疫情重創香港經濟,加上地緣政治局勢持續緊張,香港經濟面對着很多不明朗因素之際,此時此刻根本並非通過取消對冲的適合時機,更會令受疫情重挫的本港經濟雪上加霜。

取消對冲安排已經獲得立法會通過,我和業界只能無奈接受,但我期望在取消強積金對冲安排落實前,政府能夠衷心聆聽工商界的意見和聲音,包括考慮可進一步上調資助金額,推出更多措施,減低僱主的經營壓力,同時研究活化強積金制度,充分顧及工商界持份者的利益。

(刊於經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