豈容學子當炮灰 (林健鋒) – 評論文章

「佔中」運動衍生的罷課,在香港造成更大的社會撕裂,政治戰場由立法會到街頭,由馬路到大學,由大學校園到中學教室……難怪有人擔心,下一個災區,會否蔓延至小學或幼稚園?

一小撮的中學生罷課,卻使整所學校捲入漩渦,學校秩序受破壞,學生學習進度受阻礙,家長、教師、罷課與沒有罷課的學生,身心都受到困擾,大家都要賠上沉重代價。

隨着人大常委會訂定2017年特首普選框架,也許有部分社會人士認為,將來特區政府推出的政改方案,必定不會符合他們的心意。可是,世界上豈有一個完美的方案,滿足到所有人的要求?即使將來的政改方案有任何缺點,也應該通過實踐而驗證,從而逐步改善發展。

今年是已故國家領導人鄧小平誕辰110 周年,記得鄧小平當年領導中國改革開放,提出「摸着石頭過河」,迄今改革開放走過三十多個年頭,資本層層開放,由鄉鎮企業開始,到今天馬雲的企業到紐約上巿,可再次印證,「實踐是檢驗真理唯一標準」。

誠然,香港要實行普選,不可以完全不顧北京的疑慮。北京除關注外國勢力會否操控香港選舉外,還要防止多年累積的民粹,通過普選把香港引上一條社會福利濫行之路。

觀乎香港目前的政治生態,民粹愈來愈嚴重,福利主義泛濫,如果提名委員會沒有各界別、各階層的均衡參與,特別是工商界的政治參與,難免衍生民粹主義,屆時加稅、加福利的呼聲更高,導致社會忽視創富。

對於二千年來的中國,一個現代的金融城市以一人一票實現領導人的更迭,是從來未有過的事。我們不妨把今年的香港與1979年改革開放的中國的處境和心境作一比較,普選對中國共產黨是新生事物,然而中央卻依法讓香港開放普選了,泛民卻馬上想把美英的提名方式即日在香港照搬,或以十萬人的公民提名決定候選人,是否有如在1979年的深圳就期待一個馬雲降生?

學生滿腔熱情,大膽提出訴求,出發點可能是好的,畢竟,我們都有年輕過,但大家心底裏都知道,激進的抗爭行動,並不能改變人大常委會的決定,也不能改寫《基本法》訂明的要求。如果有人要學生成為違法抗爭的犧牲品,令他們抱憾終生,也未免太殘忍了。

鼓動罷課的團體,把罷課包裝成為通識教育課,鼓勵學生透過不合作運動去實踐、討論佔中及背後不同的社會議題,可是這些議題,包括政改、環保、中港融合等爭議,都可以在課堂討論,毋須化為中學罷課,因為社會通識不同生物課,毋須一邊讀理論一邊進實驗室解剖。這些道理,為何一小撮搞手不明白呢?

(刊於  信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