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達不滿就可不惜一切? (張華峰) – 評論文章

今年七月一日,是梁振英出任特首一周年的日子。當日在三號風球下,有數以十萬計的巿民上街表達了他們對梁上場以來,各項施政的看法和訴求,而在此前數天,一批演藝學院的畢業生,則選擇以多樣化的方式,向身為校監的梁振英,表達了他們對其出任特首的不滿,引發了社會就此議論紛紛。

就當日電視鏡頭所見,有畢業生不但沒有按照儀式規定,向身為校監的特首鞠躬,反而有人用交叉手勢向特首說不,也有人反轉身,變相以臀部面向特首,更有人向特首行致祭的三鞠躬禮。據傳媒事後報道,更有學生以豎中指的不文手勢向特首表達不滿。總之,就是極盡侮辱之能事。

我想那是一個畢業生的大日子,本應好好珍惜在校監面前,接受俗稱「扑頭」禮的莊嚴學位頒授儀式,但他們卻作了另類選擇,本來也無不可。問題是他們故意在眾目睽睽下,在全港的電視觀眾眼前,做出了各式羞辱校監的行徑,最是可議。

假借自由民主  不尊重他人

事實上,在我與一些沒有特別政治立場的家長或朋友接觸時,當大家談論到特首遭畢業生公然侮辱的事件,大家都不約而同地擔心,怕這會為其他學生,尤其是中小學生,立下了一個壞榜樣,以為只要自由,就可以不講規範;只要不滿,就可以不用講禮貌;只要無悔,也就不用尊師重道。

我不想將演藝學院畢業生對特首表達不滿的手法,等同文化大革命時紅衞兵的表現,畢竟二者仍有相當程度的差距。但我想,如果我們連基本的禮儀也不顧,只一味講求年輕人的一腔熱血、一股衝勁,一拼到底的精神,不用負上社會責任,甚至事後想來仍然無悔,把自己的狂野,當作是理直氣壯,將會是十分危險的舉動。

當然,梁特首上任至今,始終仍未擺脫其是一個爭議性人物的角色,巿民對其表現評價也甚為參差,甚或可用上極端二字來形容。有人對其表現批評得體無完膚,也有人讚賞其辦事落力、有理想、有作為。

然而,畢業生跟身為校監的特首,始終有一重名義上的師生關係,尤其那是一場莊嚴的學位頒授儀式,畢業生當眾羞辱校監,不但不尊重自己、不尊重別人,也不尊重制度。我想是否我們的教育制度出了問題,為何會培養出這樣質素的學生,可以假自由民主之名,不惜一切,不用講求個人禮貌或對別人的基本尊重,任意妄為?就是說我思想保守也好,我始終不能夠認同,畢業生向身為校監的特首表達不滿的手法,是一種所謂自由民主的體現。

(刊於  星島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