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土派無情 泛民無影 (梁美芬) – 評論文章

在港逾期居留九年,身世坎坷的懷仔到底應否獲政府酌情授予居港權,引起社會高度關注,討論的激烈程度絕不亞於回歸初期的吳嘉玲、談雅然、莊豐源等案。但不知道大家有否注意到一個微妙的分別,過去多宗涉及居留權的事件,泛民都會發動龐大的社會輿論壓力,為弱勢、為爭取居留權的人士出頭。今次懷仔事件,網民尤其是「本土派」激進分子對懷仔殘酷攻擊,令人心寒,更令人側目的是一班泛民中的人道主義者在事件中噤若寒蟬,連泛民的社福界代表也鴉雀無聲!

司徒華力爭無證童入學

二○○一年,民主黨司徒華、張文光聲援一班持「行街紙」但不獲入境處長批准在港入學的內地兒童,司徒華表示:「作為教育工作者,一定要貫徹落實兒童享有教育權利,假如政府檢控他們,我們會與他打官司打到底!」由司徒華出任校董會主席的三所小學都表明願意取錄無證兒童,同屬民主派的陳日君更說,禁止無證兒童入學是不公義的法律,公民抗命在所難免。但在懷仔事件上,筆者見不到有哪位泛民主派人士大張旗鼓公開為懷仔發聲,直到本土派網民滋擾有意取錄懷仔的小學引起公憤,泛民主派才露面與滋事分子劃清界綫,對懷仔事件依然態度閃縮。

過去多宗居港權案件,每當輿論矛頭指向申請人,批評申請人一個人申請全家來香港呃綜援、濫用香港福利等等,這時候就有泛民人士高調為申請人說話。但今次泛民卻惜字如金,對懷仔遭網絡欺凌、逼害袖手旁觀。

近年,在網上針對、攻擊中國的言論有增無減,幾乎所有關於中國的都盲目反對,即使是關乎人道立場的事件,譬如汶川地震特區政府捐款賑災,都會被反對派猛烈批評。一些本土派、港獨分子甚至連民主派八十年代支持民主回歸的舊帳,都翻出來「鞭屍」。內地與香港是一家人,一些香港年輕人不了解中國,萌生了「我是香港人,不是中國人」的思想,對祖國抗拒甚至反感、敵視,誠然十分可悲,但更可悲的是,香港民主派被這班激進分子弄得進退失據,失去了政治智慧和道德勇氣。

如果不是工聯會幫忙?

特首早前回應事件時提出的問題,可謂一針見血,他問:「如果這件事主角懷仔不是從內地來的,而是從其他地方來香港的,而所有其他情節是和懷仔完全一樣的,這一班激進人士會不會用同樣的衝擊手法來表達不滿?」

我也想問泛民一個問題——如果懷仔不是從內地來的,而是從其他地方來的;如果幫助懷仔的是反對派的社福機構、志願團體而不是工聯會,泛民主派人士會否同樣左閃右避,消失得無影無蹤?

(刊於  星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