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播仇警情緒害了香港 (梁美芬) – 評論文章

反修例運動愈演愈烈,每隔幾天就有一場警民衝突。警務人員執勤難度日增。除了要面對示威者的挑釁及侮辱之外,更要有專業訓練,如何處理大量群眾的失控情况。即使他們獲配裝備,不少片段顯示示威群眾為了示威及搶回別人手機的片段導致群眾衝突,亦每每有警員受傷。最激烈的可謂星期日沙田新城市廣場的衝突。有示威者用鐵枝、磚頭擲中警員頭部及身體,亦有警員遭示威者咬斷手指。

日前我巡區,遇到一警嫂向我訴苦,她明白警務人員工作危險,但明白市民治安要受保護,一直支持丈夫工作,但希望社會不能灌輸年輕人叫警務人員做「黑警」。網上廣傳一封令人動容的「警嫂」公開信,說「我們開始不敢看新聞,不敢『上網』,我們會失眠,會擔心,會流淚,就算睡上了一覺,都會在驚恐的噩夢中扎醒,心在淌血卻只能偷偷的落淚」,又提及兩個兒子在學校被同學排擠,老師教「警察是壞人」,社工也拒絕輔導警察子女。當你的枕邊人、父母、兄弟姊妹、子女是警察,每日目送他們出門口上班都要膽戰心驚,見到電視直播就要擔心遭圍毆的是至親,上網害怕隨時會見到自己和家人的私隱被網民起底公開。

香港是一個成熟的公民社會,市民有和平集會表達意見的權利,而警察的職責是維持公眾秩序,有法律及社會的權去執法。不過,仇警情緒近年在社會上如惡菌般迅速滋長,到近期的反修例運動更加如火山爆發。示威者,特別是年輕人將警察當是仇人般看待,出手之狠令人震驚。示威失控令香港變成民粹至上,失去法治,失去法律,最後必然沒有贏家,只有香港是輸家。而中國的競爭對手坐享漁人之利。

是時候輪到發動示威的人讓步

其實若示威者冷靜下來想想,政府就修例已作出了實質而重大的讓步,亦已承認修例工作完全失敗,從政治價碼來說,示威者應該收手,政治不是零和遊戲,只有一方贏盡,其他所有人都輸盡,所謂「得些好意須回手」,政府曾重大讓步,要政府徹底改革也不是一天半天可以得到的事。現在是時候輪到發動示威的人讓步了!

(刊於明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