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局假諮詢 漠視通識科弊病 (梁美芬) – 評論文章

前特首董建華日前承認其任內推行的新高中通識科是造成現時年輕人問題的原因,形容通識科失敗。教育局官員立即反駁說未見到有實質證據,時任教統局局長羅范椒芬亦辯護,說要不是有通識科教年輕人明辨慎思,可能會有更多人上街反政府。筆者非常欣賞董的勇氣和承擔,請其他有份設計、推行新高中學制通識教育科的官員和專家平心靜氣,看看通識科推行十年來,實際上在教與學兩方面出了多大問題。

筆者對兩位現任和前任官員為通識科護航言論不感意外,因為教育局一直對民間就通識科的批評置若罔聞。過去接近一年的時間,每當局方遇到通識科的批評都會將這個燙手山芋交給課程檢討專責小組。由筆者任召集人的關注通識教育聯席會議,成員包括校長、通識科教師、僱主和家長代表,今年二月主動約見專責小組遭拒絕。專責小組轉介我們去課程發展議會——香港考試及評核局通識教育委員會,但該委員會並非專責小組轄下,沒有責任向專責小組反映收集到的意見,尤其是反對意見。可見教育局在帶我們遊花園,所謂的諮詢只不過是假諮詢,由通識科的既得利益者閉門造車,難怪專責小組與民意對着幹。

內容漫山放羊 害慘考生

專責小組建議容許學生選擇不做獨立專題探究,但文憑試最高只能得4分,這個改動看似給學生更多自由,實際上是懲罰不做專題探究的學生,因為文憑試的最高分為5**,4分絕對不是好成績。學生最渴望的是擁有選擇修讀通識科與否的自由,但專責小組漠視這一點,執意維持通識科必修必考必計分,甚至不願意取消必答題,逼迫學生必須讀完範圍浩如煙海的六大單元,完全無助釋放教師和學生的壓力。

另外,通識科其中一大弊病是沒有課程範圍,作為影響入大學的必考科,課程內容漫山放羊,簡直害慘考生。專責小組僅虛無縹緲地指通識科「需要釐清和精簡課程範圍,清晰訂明這個科目的重要概念和內容要求」,講了等於無講。一直反對TSA的反對派卻擁抱通識科的必修必考,實乃赤裸裸的雙重標準。原因可從以下蛛絲馬迹看到:一三年教協推出「佔領中環 1.0」通識教材,筆者召開記者會披露教材不僅由佔中發起人戴耀廷擔任顧問,過半參考資料都是戴耀廷的著作文章,完全偏頗洗腦。怪不得反對派一直堅持通識科要有必考題,要考生死記硬背。

筆者過去收到相當多投訴,有老師在通識課堂播放偏激影片,更甚者積極「鼓勵」學生參與反政府行動作為學習。近日有擔任考評局諮詢組織的資深通識科老師被揭發在社交媒體上張貼「黑警死全家」的貼文,反映那名老師的品格非常有問題,「教壞細路」。儘管他已道歉,但他有機會在課堂上向學生灌輸仇警立場,正是為何這麼多家長對通識科產生憂慮的原因。新高中通識科已經推行了十年,政府投放了大量資源,不少年輕人的品行與社會的期望背道而馳,有些學生表達意見的方式令人震驚。教育局首席助理秘書長一句「未見到有實質證據」,簡直就是公開證實了教育局不聽、不看、不作為、不做事、不理學生的官僚作風。

(刊於星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