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證券業發展議案 – 發言 (張華峰)

張華峰議員於2012年12月5日在立法會會議提出”支持證券業發展”的動議獲得通過。以下是張華峰議員發言:

主席, 我動議通過印於議程內的議案。

環顧全球主要金融市場,當地的金融機構都扮演重要的角色,但香港作為一個國際金融中心,本地經紀卻奄奄一息,處於經營虧損的狀態。根據證券及期貨事務監察委員會(“證監會”)的數據, C組經紀行今年上半年的虧損高達3.86億元, 目前小經紀正面臨被淘汰的厄運。

回顧香港金融市場的發展, 本地證券商的角色和貢獻毋庸置疑。我相信大家還記得1998年8月政府入市打擊大鱷, 本地證券商羣起響應,聯同股民積極入市,捍衞我們的金融市場免受衝擊。當中英談判前景不明,外資揚言撤離香港時,本地證券商仍然堅守自己崗位,保持香港股市有效運作。我們由此可見,在維護本港金融安全,捍衞香港金融市場免受炒家狙擊方面,本地證券商的地位是無可取代的。但是, 本地證券商的應有權益卻被政府忽略。

近年, 香港交易及結算所有限公司(“港交所”)明顯加快改革步伐,包括取消最低佣金、收窄交易差價、延長交易時段及縮短午飯時間等;最近更在沒有充分諮詢的情況下,引入領航星交易系統,雖然容量和速度都有所提升,方便高頻交易和程式買賣,但以現在每天的成交額而言,本地證券商根本用不上。本地證券商不是衍生產品的發行者,無須對沖,也無須使用高頻交易和程式買賣,可是證券商要為

領航星更新自己的電腦系統,令大部分本地證券商的現有系統報廢。本地證券行目前經營艱難,在整個業界虧損的情況下,要再增加巨額投資, 更是雪上加霜。

在推行期貨夜市方面,港交所對業界的意見毫不重視。我們業界憂慮港交所倉卒推行期貨夜市,在沒有現貨市場交易作為對沖的情況下,容易被大行操控市場,大大增加投機性和風險。我們認為港交所作為壟斷性的證券交易所,不單是一間純粹的上市公司,亦肩負一定的社會企業責任。港交所在推動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發展的同時,也有責任兼顧本地證券商的適應性和發展空間。

主席,我認為證監會對證券行的監管法例及財政資源要求過於苛刻,對中小證券商流動資金和孖展借貸的要求過於嚴厲,是窒礙本地中小證券商發展的一個最大的原因。證監會對股票借貸業務的規定,基本上令本地證券行不可能再進行股票孖展業務,間接導致市場成交萎縮。根據證監會的數字統計, 今年上半年C組經紀, 即本地小經紀行合共虧損近4億元。我認為有關部門應該在市場發展和監管之間取得平衡。

在香港金融市場走向國際化的過程中,本地證券商並不是市場發展的絆腳石,本地中小證券商也不是不思進取,只會向政府要求優惠政策,缺乏國際視野,只顧個人利益。事實並非如此,本地證券商陷入經營困境,除了全球經濟不穩,歐債和美國財政懸崖的影響,另一個原因是政府將金融市場向全球開放,引進國際財團,但沒有一套健全的金融政策保障本土業界的應有權益,因而出現了不公平的競爭。

同時,銀行和本地證券行由不同的機構監管,兩間監管機構執法的尺度不同, 使銀行可以推岀5年零佣金優惠“搶客”, 製造更多監管方面的不公平。我們認為更值得關注的是,經紀為客戶提供服務,佣金是他們主要的收入;在目前零佣金的割喉式惡性競爭下,本地證券商處於水深火熱中,政府有責任檢討現行市場的失控行為,以維持市場的公平競爭和正常運作。政府應該檢討目前市場這種惡性競爭是否違反競爭法例。

我們業界估計, 今年本地經紀的收入大幅下跌50%至80%, 部分經紀的收入甚至低於最低工資。目前大部分經紀行仍然經營虧損,今年因為經營環境惡劣,已有十多家證券行被迫結業。沒有活躍的本地證券商參與的香港國際金融中心,並不是一個健康和可持續發展的市場。香港市場的國際化也不等於中小證券商要被淘汰,香港金融市場今天的成就也不能單單用市值、衍生產品和排名來衡量。香港在走向國際化時,本地證券商的權益亦應該同時受到尊重和保障。其實,屹立到今天的每一家本地經紀行,都是一個身經百戰、精采的獅子山下奮鬥的故事。

我們尊重自由市場競爭,也認同汰弱留強的市場規律,但是不公平的競爭政策迫使中小證券行結業,這並非負責任的政府所為。本地中小證券商從來都沒有要求政府提供任何特別優惠政策,只是要求政府提供一個公平競爭和良好的營商環境,以及合理地保障本地業界權益, 難道這樣都是不思長進嗎?

施政應該以人為本,如果政府只追求國際金融中心地位,政府金融政策失誤卻導致中小證券商倒閉,經濟結構進一步失衡,中產向下流, 就業市場惡化, 4萬個家庭的生計受影響, 香港國際金融中心是為誰而建設? 這個國際金融中心又屬於誰人的呢?

我們證券業界希望政府重視本地證券商的經營困難, 採取措施,促進本地經紀的發展。我們現在強烈要求: (一)政府應該為中小證券商締造一個良好的競爭環境;(二)研究為小額交易設立最低佣金;(三)政府應協助本地證券商開拓內地市場;現時國內期貨公司和證券公司已經紛紛在港開業,但香港的證券公司進入內地市場卻舉步維艱,至今毫無進展,香港政府應該更積極地協助本港證券公司進入內地的金融市場, 為內地投資者推介港股及開拓港股投資服務; (四)政府政策應平衡大行與中小證券商的訴求;目前香港的金融政策過度向大行傾斜, 中小證券商的聲音和利益長期被忽略; (五)港交所的改革要兼顧本地證券商的適應性和時間; (六)保留午膳時間為1.5小時; 及(七)籌備中的金融發展局應該引入本地中小證券商代表;最後,政府應研究推出一系列政策鼓勵中小證券行合併, 壯大自己的佔有率。

稍後我們香港經濟民生聯盟的成員會解釋本地證券行對本港金融和經濟民生的重要性。我謹此陳辭,希望大家支持我的議案。多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