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化職業教育議案 – 發言 (梁君彥)

主席,我首先感謝蔣麗芸議員和5位提出修正案的議員對本地職業教育的關注。我一直堅信,職業教育是香港教育體系中不能或缺的重要一環。香港工業過去的輝煌成就,便是有賴很多本地職業教育畢業生投入而得來。歐美的先進國家和內地也很注重職業教育,因為職業教育不單協助年輕人打穩事業的基礎,亦提供升學進修的機會,為本土培育經濟發展所需的人才。可惜的是,社會普遍側重傳統的學術教育,把職業教育視為次選。要強化職業教育,令職業教育更具吸引力,我們便要讓社會認清其價值和重要性。

我曾經出任香港職業訓練局(“職訓局”)主席多年,在過去30多年親自為職業教育做很多事,亦親身見證和感受本地職業教育的轉變,更親身近距離感受到學生對職業教育看法的改變。過去我在任時,每年也趁放榜收生期間到各職業院校巡視,看到很多年輕人拿着成績單垂頭喪氣,與他們一起報名的父母則憂心忡忡。但是,到每年畢業禮,畢業生的表情則差天共地,圍繞着我們的都是一羣很開心、充滿自信、準備面對人生另一階段的年輕人。他們在課程中找到自己發展的方向,將興趣變成事業,蛻變成長。我亦可以實實在在告訴大家,現時我們的職業教育是切切實實為年青一輩提供有價值、有多元出路及升學機會的選擇。他們入讀職訓局不是沒有選擇,相反他們還有很多不同的選擇。

職業教育和培訓在過去10多年已起了很大變化,不單為讀書不成的學生提供手作訓練,也有很多元化的課程,讓年輕人可以按自己的理想、程度、能力和興趣,考慮自己將來向哪方面發展,選擇自己想修讀的科目。他們也可以由青年學院的中專教育文憑讀起,到香港專業教育學院的高級文憑,以至香港高等教育科技學院(下稱“THEi”)及才晉高等教育學院(下稱“SHAPE”)的學位課程。

學科涵蓋應用科學、酒店款待、設計、工程、資訊科技、工商管理、幼兒長者社會服務,課程設計非常緊貼社會時代發展。學生畢業後可修讀THEi,以及SHAPE與本地及9間海外大學合作的學士學位銜接課程。這些學士課程絕大部分都通過香港學術及職業資歷評審局的評審。全日制學生只需12至18個月便能獲得學士學位,較修讀傳統大學更快。2014年有13158位高級文憑學生畢業,有三成四人選擇繼續升讀學士,當中大約有2400人選讀與海外大學合作的銜接課程,課程在設計上為年輕人提供明確的晉升階梯。

實習可以幫助年輕人累積職場經驗,在畢業後更容易、更快地適應工作崗位。所以,我非常同意商界和政府要加快這方面的工作。我建議業界、政府和職業培訓機構加強合作,在更多行業例如電子商貿增加實習崗位,教育當局亦可仿效新加坡,向企業發放津貼,吸引它們參與。

主席,我們經常叫年輕人外出找機會,職訓局一早便明白要讓學生找更多內地和海外實習的機會,但可惜由於資源所限,實習職位大部分都在本地,只有很少學生可以到內地或海外實習。我希望業界積極參與,提供機會,亦希望政府象徵式地資助僱主,鼓勵他們提供內地和海外實習的機會。此外,到境外實習涉及的住宿和生活開支,政府應提供補助。教育局亦應該考慮將現有多個學生獎學金和配對補助金計劃涵蓋至副學位以下課程的學生。

職業教育和傳統教育一樣對校舍的要求不斷提升,我過去不停要求政府正視職訓局轄下校舍老舊和地方不足的問題。教育局的推廣職業教育專責小組在今年7月的報告也提及這一點,並具體建議政府協助配置先進的設施,包括現代化的校舍。

主席,要增加社會對職業教育的認同和認識,吸引更多學生選擇職業教育,政府必須擔起主導角色,做好宣傳工作,增撥資源支持院校舉辦大型技能比賽和更多實用性的科技研究,提升教與學質素,協助業界解決技術困難,以提升整體實力和形象。當然,亦要讓選讀職業教育課程的年輕人可以找到政府工作。

主席,職業教育經過多年改革,已不再是純粹為勞動市場訓練工人,而是為人力市場培育專才。我們經常說香港最寶貴的資源是人才,要令香港在環球競爭中繼續佔有優勢,教育和培訓是不二之法,持續支持職業教育與時並進是其中一個良方。我希望政府當局可以繼續支持職訓局和相關機構的工作。

我知道很多同事都曾前往德國和瑞士訪問,但除了蔣麗芸議員和民建聯的同事曾到訪職訓局外,大部分同事只是空談,究竟職訓局在這10多年發生甚麼變化,他們完全不知悉。我希望同事如果關心職業教育,也要到本地的職訓局去看看發生甚麼事。

多謝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