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圍環境變化難測 (林健鋒) – 評論文章

六月的天氣說變就變,六月的金融市場也是風雲變色。聯儲局透露退市時間表,立即引發全球股市大跌,加上內地資金短缺,有人擔心熱錢會流出香港,一下子將恒指拉低了近百分之十六,市值眨眼之間就已經蒸發超過二萬億。再次讓我們見到香港作為一個開放的經濟體,任何外圍環境轉變都會對香港造成衝擊。

市場反應勝政府

相比起中國資金流動性的問題,美國退市對香港的影響更為明顯。自○九年聯儲局推出量化寬鬆,提高貨幣供應,其印鈔規模至數以萬億美元計,資金充斥改變了全球的投資環境。所有人都知道總會有退市的一日,但當真正有時間表的時候,市場難免為即將帶來的不明朗轉變感到擔憂,引發股市債市的大幅波動。

政府任何政策都要有利香港的營商環境和社會發展,也要經得起風浪的考驗。現時外圍環境變化難測,政府必需要密切留意。除了金股匯債市,美國退市將帶動息口上升,財政司司長也提醒香港可能會較美國更早加息,預計將會對香港經濟構成影響。

對中小企而言,加息將增加借貸成本,銀行批出借貸也會更為審慎,影響中小企資金周轉。政府應密切留意形勢,有需要時推出更多扶助中小企措施,以減低美國退市對中小企的影響。

預計退市也會影響本地樓價,過去幾年在超低息環境之下,按揭供款比起租金還要低,令到置業需求增加,也使樓價高企不下。政府推出「3D」來壓抑樓價,但近月樓價仍有輕微上升,市民置業依然困難。我們應相信自由市場本身的調節能力,能夠在短時間內對外圍消息作出反應,就像早幾天退市消息傳出後,將軍澳的地皮賣出近年低價,便反映投資者轉趨審慎。

政府推出新措施時,不應對市場施加太多限制,要讓市場發揮即時調節的作用。超低息的非常時期將會過去,一些影響市場靈活性的非常措施,政府應小心審視。

(刊於  星島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