促成立抗疫應變基金 (梁美芬) – 評論文章

  政府前日宣布進一步關閉四個關口,現時香港對外聯繫只餘下機場、深圳灣、港珠澳大橋及啟德郵輪碼頭。但在公布後,兩家跨境巴士公司旋即宣布加密來往香港市區深圳灣的班次,更馬上加開新路綫。港珠澳大橋則兩度延長了小型客車免費措施,由一月三十日延至二月八日才結束。兩項措施都明顯與特首說要令跨境旅客不方便以壓縮人流的想法背道而馳。政府「手腦不協調」,很難怪市民對前日的公布「不收貨」。運輸署有沒有與跨境巴士做好溝通?政府有沒有向大橋管理局力陳免費通車對三地防疫的弊處呢? 

 政府目前拒絕所有湖北省居民或過去十四日去過湖北省的人士入境,但疫情正在全國甚至全球蔓延,湖北省以外有人傳人個案,與香港接壤的廣東省已成為全國疫情第二嚴重的省份。政府有需要重新檢視,繼續單單限制湖北省居民和來自湖北省人士是否足夠阻截病毒輸入本港。

抗疫須多管齊下

  病毒不長眼,侵襲人類時不會看國籍,不會看護照,因此香港有必要以「對疫不對人」的態度,採取更加嚴格入境管制。我一直建議,無論過境旅客抑或香港居民,政府都必須提高隔離的要求,雙管齊下,阻擋病毒闖入香港社區。

  非香港居民從疫情嚴重地區來港,逗留少於十四日的話,需要出示醫生紙以證明沒有感染新型肺炎才可入境。因為就學、工作、探親等原因留港已取得簽證多於十四日的,則要入境後立即隔離十四日,健康無恙才可進入社區。這個建議既能保護香港的公共衞生,顧及了有真正需要來港的人的需要,更加不涉及任何歧視。

  至於由疫情嚴重地區如湖北回港的香港人,我也一直要求要強制隔離十四日,惜政府遲遲不執行。政府早前呼籲他們回港自我隔離十四日,但響應者寥寥。鑒於多宗確診個案都是香港居民從疫區回港所致,現在必須提升隔離措施級別,要求由疫情嚴重地區回港的香港居民入境後立即隔離十四日,期間接受醫學監察,確認健康無恙後才可重投社區。考慮到接受隔離者可能會有經濟困難或者家庭需要,政府應該盡快設立應急基金,為他們提供全面的支援服務,例如向其家眷提供長者照顧、託兒服務,以及因隔離而手停口停的打工仔提供金錢補助。

申報隔離齊強制

  內地訪港旅客由二○○二年的六百八十三萬人次升至二○一九年的四千三百七十七萬人次。內地廉航和高鐵興起,國民跨省流動更加方便頻繁。二○○三年香港還未來得及防疫就要直接抗疫,結果傷亡慘重,二百九十九人死亡,當中八位是緊守崗位的醫護人員及前綫職工。沒有香港人想見到沙士的悲劇重演,政府必須果斷地限制入境和實施隔離,雙管齊下,阻止疫情殺入社區,守護香港人的健康。

(刊於星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