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識科難辭其咎 (梁美芬) – 評論文章

  縱火、刑毀商店、擲汽油彈、火燒活人、自製爆炸裝置、群毆異見市民、襲警等,在反修例風波發生前,相信很多香港市民都以為這些超越道德底綫的恐怖主義行為,幾乎不會發生在高度文明的香港。然而,一連串極端示威活動,暴露了香港教育的問題,令幾代年輕人成為教育紕漏下的受害者。

  疫情最近稍受控制,騷亂立刻死灰復燃,連一年一度的母親節也逃不過黑色暴力的逼害。最令人震驚的是,甚至有一名十二歲自稱記者的兒童也參與了如此危險的商場示威活動。由去年六月至今,參與非法暴力示威活動的主力軍是少年人,超過六千人涉非法集結、襲警、暴動等罪名被捕,當中近一半都是學生。

  縱觀世界各地,學生的首要責任就是在課室讀書,為未來好好裝備自己。然而,在香港,大批稚氣未脫的學生戴上防毒面罩、手持磚頭、汽油彈等攻擊性物品在街頭上挑釁警察,最後淪為心懷不軌的反對派政客的「炮灰」。到底香港教育出了甚麼問題?為甚麼一大批未成年的學生大規模地被煽動上街,成為反對派的政治本錢?

失德「老師」無孔不入

  多次示威演變為大規模的暴亂,擔當衝擊社會和發動暴亂的成年人中不乏中小學,甚至幼稚園老師。為人師表者理應傳道授業解惑,教導學生明辨是非黑白,但時下有些教師心術不正,不但未能以身作則,更在課堂上散播仇恨歪理荼毒稚子,被揭發的相信只是冰山一角,實在令人齒冷。有幼稚園老師以動畫方式向幼孩灌輸「仇警」意識;有小學常識科老師離譜到顛倒史實竟然告訴學生鴉片戰爭的起因是英國為了消滅鴉片;有中學通識科教師在網上詛咒「黑警全家死」;有名校中學教師參與暴動及非法示威被捕;有上水教師涉藏械被捕……類似例子,比比皆是,更甭提戴耀廷等別有政治用心的人以學者名義煽動「違法達義」,一再將暴力浪漫化,煽動少年人犯法。到底有多少鋃鐺入獄、前途盡毀的年輕人是被這些「黃師」推向萬丈深淵?

通識科問題最大

  無獨有偶,上述被揭發違規違法的失德老師,大部分都是通識科老師,甚至是科主任。近年,別有用心的失德老師不斷利用通識科不設教科書審批制度且教材無監管的漏洞,以偏頗誤導言論及教材在校園散播歪理,令通識科或淪為這些人的「政治洗腦工具」。由於通識科內容遼闊,有如「漫山放羊」,課程設計卻忽略知識及理論基礎,學生很多時單靠簡短的新聞節錄甚至是標題便要作「分析」,所學內容變得碎片化,容易以偏概全。為了應付考試,學生更只能將碎片化知識死記硬背,根本缺乏批判和思考空間。確實,出了問題的老師不止是通識科,但芸芸學科之中,通識科出事的頻率及空間最大。現時通識科教師能夠自行選擇教材,空間極大,課時極多,老師可不需要按教科書上的內容授教,給予老師空間無的放矢,任由老師灌輸偏頗思想,無人知曉。自新高中學制推行以來,歷屆教育局一直是駝鳥,對通識科出現的教學及考核問題視而不見,完全不作為。

  現時這麼多大學生、中學生,甚至小學生充滿仇恨、暴戾與惡毒的心理,可見通識科培養年輕人理性思考的成效不彰,教育局不能再遇事避事,遇難避難,應立即檢討監督機制,監管通識科老師教學質素及課堂教學範圍,不要再被動地等待家長舉報問題。取消通識科作為必修、必考、必計的科目,變為選修科,將選擇及快樂學習還給考生及同學。

(刊於星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