紓解貧窮 – 發言 (林健鋒)

主席,面對貧窮問題,我們不能單靠政府不停派錢,大家亦需要自力更生,透過工作賺錢,才能過好日子。政府好像羅賓漢般劫富濟貧,是否便能夠解決所有問題呢? 我認為紓解貧窮需要發展經濟,創造就業。

由於金融海嘯的影響,大家都看到,歐美經濟急速轉壞,出口定單大減,情況絕對不是如一些人所說般,香港現時整體經濟仍然欣欣向榮。其實,現時營運成本持續上升,中小企已經面對很大壓力,他們不但要找生意, 還要保着工友的“飯碗”, 加上競爭法、最低工資、標準工時、侍產假等政策的影響,他們真是有苦自己知。我剛接獲一個SMS,內容是說湯家驊議員的言論反映他完全不明白香港的實際情況,完全不瞭解中小企,因為現時他們的生活已如此困難,湯家驊議員還說中小企、商界代表在說謊,他們認為這類假代表會影響香港的勞工行業、影響中小企的生存。現時有些人將社會議題簡單化,認為政府要錢便可以向商界開刀,甚麼也要立法,要別人有的香港也有,超英趕美,說得好像這樣便可以解決所有問題,他們有否體諒過,現時在香港默默耕耘的中小企已經非常辛苦,他們很想集中精神,想辦法如何渡過眼前的困境。

有些人認為加稅和更改稅制,便可以解決貧窮問題。其實香港得以有今天的成就,有賴這麼多人在香港投資,來香港設立公司。很多跨國企業將地區總部設於香港,創造很多就業機會,其中一個原因便是我們的簡單稅制和低稅率。簡單和穩定的稅制給予投資者信心,不需要擔心政策忽然改變。如果經常改變稅率和稅制,令公司的長期投資要每天重新計算, 便會帶來不明朗的因素。

香港的稅制是我們成功的重要基石, 得到國際的認同。我們看到,近年周邊地區正學習我們的長處,新加坡和台灣已經將利得稅調低至17%, 只較香港高0.5%。我相信低稅率和簡單稅制是正確的方向,即使要改變,也應該維持這個特點。

法國總統奧朗德上台之後,提出向年薪超過100萬歐羅的人收75% 的重稅,結果引發逃亡潮,令一羣高薪人士帶着錢離開法國。一些公司為了挽留這些人才,將他們遷移至公司位於其他地方的辦事處,繼續為公司服務。法國這一招可以說是“兩才盡失”,人才和錢財都共同流失,對經濟造成很大打擊,也令更多人失業,政府收入減少。這樣,又哪裏有錢應付貧窮呢? 改變稅制是一把雙刃劍,我們也不想香港走上這條路。我們看到歐洲走上這條路,面對困難重重,我們絕對不能走上這條歐洲國家的舊路,近期希臘就是一個好例子。所以真的要考慮周全, 不要得不償失。

社會的課稅制度,能發揮財富再分配的功能,而除此之外,低稅率亦可以成為經濟活動的誘因,刺激大家努力的“造大個餅”,不會覺得賺到的錢要全給了政府。有人以為加稅可以令庫房增加收入,但大家可看看,數年前我們取消遺產稅,令香港成為資產管理中心,減少稅收反而增加收入,例如取消紅酒稅, 也令香港成為世界紅酒中心,這兩個均是好例子。社會經濟繁榮,便能夠創造更多的就業機會。

主席,社會上有人生活得困苦,我們應關注他們,照顧他們,無一個人可以坐視不理,更要懷着一顆關懷的心來改善這個情況,這是我們應做的事。要幫助貧窮者,更應該要有一套長遠、可行的方法。我們必須強調,任何改變一定要小心謹慎,要看清楚對長遠發展的影響,對社會每個層面帶來的影響,因為很多時牽一髮動全身,做錯了,便無法回頭。我始終認為,只有經濟繁榮,才會彈藥充足,從而幫助到有需要的人。這樣才是長遠應付貧窮的不二法門。

主席, 我謹此陳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