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區政府應果斷平息亂局 (梁美芬) – 評論文章

由《逃犯條例》修訂引發出來的示威遊行以至警民衝突及各種暴力事件,都已遠遠超出所謂的反修例行動。事件的發生無疑是政府在修例的過程中處理手法及諮詢不足而誘發的,但同時確實不能排除有人是為了延續這種衝突而成為今年年底區議會選舉的受惠者,有人藉此推動「港獨」打倒「一國兩制」,有人則希望擾亂香港、破壞香港現時的繁榮穩定,有年輕人甚至公開表示不惜令香港經濟下滑。當然當中不乏有外國勢力希望搞亂香港從而在中國的國際談判中得到最大的好處。台灣的蔡英文政府亦希望透過這次香港的騷亂增加她在台灣領導人選舉的政治籌碼,高調打擊「一國兩制」。香港更有一些人樂此不疲地協助這些台灣政客及外國勢力裡應外合,加上香港又有一批仇視警察的老師教出來的仇警學生或年輕人,令到局面變得非常複雜。

近日有意見提出,根據基本法第十八條第四款,由全國人大常委會宣佈香港進入緊急狀態,從而由中央出手平亂。不過,我仍然認為此亂局應該由特區政府自行解決,且認為香港警隊有能力平亂。香港警察經過幾十年的培養,已經成為全世界名列前茅、有專業水平的一支執法隊伍,有國際視野,在2014年「佔中」期間亦能顯示高度克制,配合大局解決難題。誠然,在7月1日立法會大樓被打碎的同時也打碎了很多香港人的心,甚至打碎了香港人對特區政府及警隊的信心,當中不乏一直支持政府的愛國愛港的市民。

香港警隊有能力平息現時亂局

星期一的罷工及「不合作運動」已蔓延至全港,市民出街已感到不安全。香港警隊絕對有能力平息現時這種情況的亂局,只是欠缺香港政府的一個決定及決心。我們的警隊非常優秀,有先進的設備,縱使暴力衝突升級,香港警隊絕對有能力自行處理亂局。

現時暴力衝突的升級,和平集會後隨之而來的是暴力衝突、阻塞道路、襲擊各區警署、扔國旗落海等,令人心不安,令香港社會無法正常運作等,均令雙方群眾都非常憤怒。但此時,大家應保持冷靜,回應這些人的「五個訴求」就真的能解決問題嗎?

在「佔中」期間,市民都好「掛住」四點鐘許Sir ,因為四點鐘就可以聽到一些已經經過核實的消息。日前政府開始每天公佈消息,有記者答問,至少令市民更能掌握真確的資料。今次反修例引發的暴力衝突,網上謠傳甚多,出現不少片段,有黑衣人參加完暴力衝突後馬上改穿白衣,甚至有片段顯示一些黃色頭盔的示威者把黃色的頭盔噴漆變成黑色,亦有片段顯示兩派人互相打鬥場面,市民看到都心慌了,又不知是真是假。我相信在一個正常的社會裡有不同意見是十分正常的,但無論是什麼意見抑或衝突都必須通過法律途徑解決。若示威者認為警隊執法時有超出法律許可的情況,亦可交予法律處理。

特區政府不應等運到

我在香港出生,香港成長,我們都是出身於貧窮的家庭。香港60年代仍然是非常貧窮的,大家的父母經常帶着紅白藍膠袋拿食物送給廣東的親友,接濟他們。香港人與內地親人血濃於水,並不會歧視他們。時至今天我們的經濟起飛了,基本上在香港吃飯不會是一個問題。香港的制度確實不是完美無瑕,但我們的制度仍然是具有高度的吸引力,仍然有很多人願意移居香港。為何我們要自己打爛自己的家?打爛香港的法治招牌?打爛香港警隊的招牌?難道將香港打爛了就能解決社會存在的種種問題嗎? 我們明白香港存在不少民生政治經濟的深層次矛盾,亦希望政府吸收這次教訓,能夠找出適合的人作為中間人與反對派進行溝通。但現時最迫切的確是盡快令社會恢復正常秩序,正常運作,令市民重新感到香港社會是安全,才能令香港向前發展。

試想想,國家已經有很多事要解決,正在進行的中美貿易談判及其他國內國外發展的方針策略,香港若未能展示能力自行平亂,那就是說香港政府有負國家及全國人民及香港人所託,這是歷史的責任。在「一國兩制」下,香港在維持高度自治的情況下,必須有能力保護國家主權,保護國家尊嚴,令國家放心香港不會成為分裂祖國的基地。

筆者曾多次提到,香港的教育民生自回歸之後出現了很多問題,但現時特區政府首要任務是平亂。特區政府必須展現能力與決心,自行平息亂局方為對國家對香港最有利的決定。大家看到近日港澳辦官員的表態,一再表示了中央愛護「一國兩制」的最大誠意,給予香港空間及冀望香港特別行政區自行處理香港的亂局,再三表示支持及信任特區政府有能力解決問題,語重心長!

特區政府不能等運到,不然情況便會惡化。現在正處於大時代,我們需要特區政府展現承擔。我再呼籲香港特區政府應果斷平息亂局,不能再拖。在這關鍵時刻,勿再令支持的市民失望。

(刊於文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