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切忌「隔籬飯香」 (梁美芬) – 評論文章

剛剛公布的瑞士洛桑國際管理學院「二○一三世界競爭力報告」顯示,香港的競爭力排名由前年及去年的第一位跌至第三位,讓人擔心香港競爭優勢是否已逐漸消失。很多國家或地區在講競爭力時,都是「隔籬飯香」。你看我好,我看你好。其實,香港現時制度仍然有不少吸引的地方,切勿妄自菲薄、自怨自艾。

香港賴以成功的一個優惠就是低稅政策和簡單的稅制。筆者認識一位法國籍的法律學者,他熟悉包括中國、法國、美國在內的三個法律制度,是社會優秀的人才。令人難以置信的是,這位學者曾告訴我,她來港工作是因為受香港稅制所吸引。因為法國推行累進稅制,像她這樣的中產專業人士很難儲錢。他們有機會來港工作,意味着可以逃離高稅率的桎梏。短短工作三年,等如在法國工作一倍的收入。因此,香港的簡單低稅制,很多法國人羨慕。這些法國朋友曾向我表示,香港民粹主義抬頭,極有機會步法國後塵,到時亦無選擇地要改變現有的稅制。凡事無絕對,當香港大事小事都泛政治化、日趨民粹化的時候,別人可能看得比香港人更清楚。

有些政客說,香港種種的問題,都是因為沒有「一人一票」的普選所致。但是再以法國為例,法國實行普選的制度已久,但亦不能令其擺脫近年來經濟低迷、社會撕裂、紛爭不斷的境況。

不要忘記香港的優勢

○五年法國曾發生騷亂,成千上萬憤怒的青少年走上街頭,焚燒汽車和垃圾桶,打砸店鋪,並與警方發生衝突。因此,社會的深層次矛盾,亦非推行了「一人一票」便可解決問題那麼簡單。香港雖然存在貧富懸殊,民主制度不完善,但是個極自由的社會,最近前美國中情局職員斯諾登亦聲稱,逃來香港是因為香港有強大的言論自由傳統。香港之所以享有國際聲譽、成為東方的經濟文化中心,與全港社會克己守法、嚴明執法、公正公開的法治環境是密不可分的,港人勿輕易摧毀之。

日前,土生土長的國際知名數學家丘成桐也不禁慨歎:「關心時事固然是好的,但我認為作為一名學生,沒有任何事比學習更重要。」他直言:「學生若花盡工夫去遊行示威,提出反對意見、爭取權利,社會一定是無法前進的。如果學生遊行目的是為了社會好,就更應踏實地學好知識,立定目標為社會做好事。」他同時警告,歐美青年對知識的追求遠勝本港大學生,若本港大學生繼續視抗爭為首要任務,根本無助社會進步,只會令本港人才質素漸走下坡,最終淪為二等城市。丘成桐的提醒亦反映很多關心香港發展的人的心聲!

世界競爭力報告已為我們敲響了警鐘,競爭力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香港一定要保持現有的優勢,包括行之有效的簡單低稅制,和引以為傲的守法精神,千萬不要因為社會不完備的一面,輕易摧毀了現時制度的優點,任何有機會衝擊我們現有機制優點的改革,都必須審而慎之,不宜醫好了手,卻令腿走不動!

(刊於  星島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