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迢長路遠醫護毋忘「初心」 (張華峰) – 評論文章

香港的醫護人員一向受人尊重,其中一個原因是醫護行業的特殊性,每一位醫護人員在進入行業之前,都需要「鄭重地、自主地以人格宣誓」,他們正式成為醫護人員後,就以高度的專業態度,展現忘我的精神,不屈不撓的服務市民。例如2003年香港爆發沙士疫情,香港醫護人員發揮高度的專業精神,在醫院內與沙士病毒搏鬥,拯救一個又一個染疫病人,謝婉雯等6位公立醫院醫護人員因而犧牲,維護了香港醫護的百年清譽,也贏得國際社會對香港醫護界的高度讚許。

事實上,香港的醫療體制和醫療水準在國際上享有良好聲譽,例如,香港胃癌治愈率是世界第一,比西方國家高13%;香港肺癌治愈率是世界第一,高於美國6%;香港肝癌治愈率是世界第二,僅次於美國……除了癌症存活率是全球最高之一外,香港人均壽命已經很多年蟬聯世界首位,人均84.48歲,女性更高達87歲。

香港的醫療體系核心就在於系統性、專業性、透明性。這種體系還具有醫療事故發生率低、患者滿意度高等特點,香港醫療服務的特色及服務理念也被稱作「港式醫療」,一直被世界認可。另外,香港醫療體系具有健全嚴格的行業操守和監管體系,以及良好的醫德,吸引世界各地人士赴港就醫。香港醫護的百年清譽,得來不易,值得全香港人去珍惜。

可惜的是,就在新冠肺炎繼續在港肆虐之際,少部分醫護人員被亂港派工會煽動罷工。醫管局指出,罷工期間,曾經有一日有4400多名醫護人員缺勤,令部分緊急服務受影響,包括部分醫院急症科病房要關閉;有醫院新生嬰兒深切治療部,逾半護士缺勤;有醫院手術室超過一半醫護罷工,癌症手術都受影響……醫護罷工明顯給市民帶來不便,影響醫護救急扶危的形象。尤幸香港絕大多數醫護人員仍然緊守崗位,履行對病人的職責。筆者在傳媒就看到一位已退休的護士返回醫院幫忙的報道,她在接受訪問時就說了一句「病人進入醫院就是將生命交予我們,我們又怎能夠退縮呢?」這是真的值得所有醫護人員深思的說話。

不少輿論已指出,這次醫護罷工滲入了政治元素,果如此便極為複雜及不理智,絕不值得鼓勵。但醫院管理局實在有需要與前線人員共同面對困難,幫助他們紓緩壓力。

同時,面對這場危機,民間紛紛自發出謀出力。筆者的經民聯黨友林健鋒,就與幾位工商界人士協力,在港籌設口罩生產線,希望一個月後裝好,估計可日產十萬個口罩,將會免費供應長者與基層市民。此外,一批懲教署在職及前員工也自願到監獄工場,義務參與口罩生產,在一呼百應下,已有近千人報名,目標是每月產量達二百五十萬個口罩。

民間凝聚的抗疫力量,已愈來愈成形,由工商界、醫護界、教育界與社會團體的行動都可以看到,這現象令人欣喜,筆者尤其感到高興的,是絕大多數醫護人員都緊守崗位,以病人的福祉為依歸。

筆者希望醫護人員毋忘「初心」,護士要謹記《南丁格爾誓言》,竭誠協助醫師之診治,務謀病者之福利,而醫生亦不能忘記《希波克拉底誓言》,要恪守職業道德,為病人謀幸福。

香港每一個醫學院學生,都會宣讀誓詞,竭盡全力除人類之病痛,助健康之完美,維護醫術的聖潔和榮譽,救死扶傷,不辭艱辛。這是社會對醫護人員的期許,這是醫護人員的神聖責任,亦是大家尊重醫護人員的核心原因。

(刊於大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