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錯了就是錯了!(張華峰) – 評論文章

經歷了20個月的討論,在泛民主派綑綁投下反對票之下,2017年普選特首方案終於被否決了,500多萬名合資格選民普選特首的願望固然落空;但建制派議員,包括本人在內,昨在投票前一刻離場等候「發叔」--劉皇發議員返來一起投贊成票,卻因思慮不周,致最終只有八人在場投支持票,的確是有負眾望,需要向我和我們的支持者清楚的說聲:「對不起!」
 
政改原本是大眾的期望
 
「2017,一定要得」,原本是業界和一眾巿民的期望,因為如果政改通過了,我們便可以有望把政治爭拗放在一邊,集中精神處理好我們的經濟、民生,以至競爭力的問題,而政府施政的認受性,也可望大為提高,立法會亦可望在2020年普選產生。整個社會,將可在政治上找到一條新的出路,正是眾望所歸。

儘管在人大去年8.31定下的框架,未能完全符合所有人的期望,但千里之行,始於足下,如果我們不接受現時的普選方案,勢必要磋砣歲月,隨時又要虛耗一代人或以上的光陰,去完成中央在基本法給我們定下的政改終極目標。

何況,政府提出的方案,的確有不少值得稱許的地方,如入閘門檻低,只需十分之一提委同意即可入閘、提名委員可以投2至N票,又可以以暗票方式選出他們心儀和認為是合適的候選人。只可惜,泛民只執著一句「真普選」,搞基本法以外的公民提名,與中央無法談妥,並運用他們關鍵的三分一否決權,令政改無法在議會內取得足夠的三分二多數票,完成政改三部曲,以便交中央批准和確認。更重要的是,國務院港辦主任王光亞,特地在周一(15日)鄭重的澄清了現時的政改方案並非袋一世,而是可以日後按形勢再改。
 
考慮欠周未能一致行動
 
我和金融服務界的同業,自從政改諮詢以來,一直都是抱著此一心態,希望香港政改有出路,港人從此可以安居樂業,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只會愈做愈強,並且努力游說泛民,希望他們可以認清事實,回心轉意,回應大部港人的訴求。

很可惜,昨日投票的關鍵時刻,即到了投票倒數的五分鐘,我聯同多位建制派的盟友,因為希望等待身抱恙並正趕回議會投票的發叔一起投票,在有同事要求主席押後十五鐘表決不果後,齊齊步出議事廳,希望用時間換取空間,藉議事廳人數不足,響鐘十五分鐘內歸位的機制,等待「發叔」出現,卻不料溝通上出了問題,未能全體建制派一起行動,以致連同本人在內三十多位議員走出了議事廳,未能投下支持的神聖一票,令政改方案在28比8的大比數下給否決了,確是一宗憾事。而發叔在投票結束後五鐘內返到,卻已於事無補。
 
不掩飾過錯,萬二分歉意
 
回想起來,我和其他離場的建制派議員,的確是考慮有欠周全,做了輕率和錯誤的決定。連同本人在內一共33位議員,本應在議事堂內投下支持票卻並無投票,錯了就是錯了。我不想找藉口去掩飾自己的過錯,只希望向業界人士表示萬二分歉意。

雖然昨日(18日)的歷史是不可改寫的了,展望未來,我會好好作出檢討,汲取教訓,會努力不懈,從新裝備,為大家一起共同迎接新的挑戰,為巿民和業界爭取更多、更好的成果。

(刊於  經濟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