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絕食再不能造神 (梁美芬) – 評論文章

絕食學生上星期向建制派議員發出公開信,希望建制派能促成學生與政府就「重啟政改」展開對話,我作為其中一位受文者,曾到過佔領區嘗試說服學生停止絕食,並與政府代表溝通,應以不公開形式進行。我此行明知不可為而為知,因為同學及佔領者必然要求「公開對話」,爭取傳媒曝光。

民主派一直聲稱建制派不敢到佔領區與學生交流,但我必須指出,過去兩個多月以來,我到過佔領區與年輕人交流至少十多次,每次至少十五分鐘,有幾次更和學生聊了接近兩小時。以下都是親身的經歷。我每次到佔領區,與一些年輕人對話,大約十多分鐘之後,就會有自稱「黃絲帶」的中年人見到我和學生交流便如臨大敵,過來辱罵、驅趕。到底是誰不歡迎誰?誰怕了誰?要是沒有這種敵視建制派的人來干擾,相信我必定可以在佔領區逗留更長時間,和學生談得更多更深入,我發現不少同學是極願意和不同意他們的人交流看法的。

香港要群策群力

與絕食同學對話,當然料到會被人批評「抽水」。但從政者是不應該讓這些務虛的「緊箍咒」,阻礙了任何與不同政見者溝通的機會。且這次是學生發給所有建制派議員的信。「水果報」專欄作家李碧華小姐當然會不理因由地嘲諷我,這也是可以預料。反而沒預料的是當我到學生帳幕時,韓連山竟然以學生「代理人」身分代學生發話。我對佔中的立場一向非常清晰,十幾個月之前已公開勸誡戴耀廷佔中這種行動只會令政改倒退,其方法、方向及方式全部錯。我一直認為「佔中」是逼出八三一人大決定的主要原因。

在現時撕裂的香港,我絕對不會批評任何願意協助溝通的人「抽水」。香港要走出困局,必須群策群力,不同政見者還站在井府看天下,香港只會沉淪。我和一班法律界的朋友一起倡議香港需要大和解,為政改尋找出路。我堅信溝通是政治的重要一環,萬不能忌憚李碧華小姐這類評論而放棄任何一個有機會解決問題的可能。

我在此仍然希望佔中的人能參考恒之有效的調解方法,願意接受以不公開方式與政府代表展開溝通,取代在傳媒鎂光燈下的各說各話。

還想向同學們多提些話︰若他們只想與個別建制派議員見面,則應專函個別議員,而不應該致函「所有」建制派議員。沒有誠意的邀請,如何真誠對話?試問這樣的環境又如何能說服政府,同學們真的想溝通嗎?

學生絕食再不能造神,「鳩嗚」更令人憎,希望同學們先打好知識的基礎,多了解中國國情及香港在國際、在一國兩制下如何改善社會的不足。

香港人的眼睛是雪亮的。非法佔領已變成神憎鬼厭,愛與和平已演變成「恨與撕裂」。同學如何絕食,絕對改變不了民意,除了傷害身體,只會成為佔中做騷的一碟小菜。

 

(刊於  星島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