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應郭榮鏗議員的質疑 (石禮謙) – 評論文章

郭榮鏗議員於5月28日刊登於《信報》的〈一手物業空置稅——與石禮謙和林健鋒商榷〉一文,批評筆者對開徵空置稅的質疑是為了維護業界的利益。筆者認為有關說法混淆視聽,完全只是站在博取掌聲而忽略實際後果的主觀妄斷,有必要作出回應,以正視聽。

開徵任何新稅須考慮對社會及政策是否有正面影響,是否能夠落實並且取得預期效果,這是基本常識。現時公屋申請人數達29萬人,輪候時間已不斷創新高,達致5.1年。一般市民又難以負擔高昂的樓價,根本無法覓得理想的安樂窩。市面上的空置率只有3.7%,實屬自然空置率。情況如同本港2.8%失業率已是全民就業一般,房屋空置率3.7%也是處於極低的水平。如果政府貿然推出空置稅,只會令業主把稅項成本轉嫁予租客。租客負擔加重又會促使坊間出現有更多劏房和劏房客、更多的街頭露宿者,這豈是社會所樂見?

就算向一手樓開徵空置稅,對改善空置率也不會帶來實質影響,反而徒添折騰。事實是,與過往十三四年比較,本港未賣一手單位數量呈減少趨勢,尤其是與市民置業相關的中小型單位。而所謂9000個空置單位不過是個假象,這當中有些單位在佔用許可證發出後,因未獲發滿意紙或轉讓同意書而空置,有些則預備裝修、出租,情況不一。

當然,若真要徵空置稅也肯定會讓賣家轉嫁部分稅項予買家承擔,對發展商影響有限;但後果是發展商會考慮空置稅因素,審慎投地,反而對一手供應帶來影響。試想開徵一項無法達到預期目標的稅項不是折騰是什麼?

不單如此,加開空置稅,會改變現時的簡單稅制,影響香港的競爭力。筆者期望實事求是,不希望利用空置稅挑起政治爭拗,更不希望有人為獲得一時喝采而影響香港整體和長遠利益。事實上,香港樓價高企因政府高地價政策,發展商只是因政府政策才不能售樓,但郭議員卻把罪名強加於發展商囤積居奇,實在有違事實真相。

郭議員在文中還提及筆者應該「游說政府更改公私營樓宇6:4的發展比例」云云。但事實是,筆者一直要求政府改變現時6︰4的用地比例。筆者請郭議員在撰文之時,多做功課。筆者在公開場合,與官員會晤,甚至與歷屆特首見面都要求把公私營房屋用地比例調整至各佔一半以回應社會需求。要求多建公營房屋,是筆者作為議員18年來一直敦促政府所做的事,難道這是為地產商而罔顧公眾利益?

觀乎現時立法會中,民主黨胡志偉及筆者是大力倡議公私營房屋用地比例調整至各佔一半的,郭議員則不願多談,是否有其他考慮?郭議員身為房委會委員,卻不大力建議加建公營房屋,是否心有旁騖?

郭議員指筆者為維護既得利益而打嘴炮。筆者重申,任何一位立法會議員都是本着服務全港市民,為香港繁榮穩定和發展作為宗旨。《基本法》賦予功能組別的存在,是社會各階層均衡參與的需要。

筆者亦希望郭議員能為他的法律界別作更多貢獻,如減低昂貴的官司費用,允許更多外地修讀普通法的律師來港執業或建議更多大學開辦法學專業證書課程(PCLL),擴闊現時可以修讀PCLL的渠道,消除更多人進入法律專業的障礙。

看看過往政府提出的辣招,不但未能令市場降溫,住宅售價指數更連連破頂,由2012年6月的205點升至今日的368點,接近兩倍的事實。筆者建議郭榮鏗議員及支持辣招的公民黨,不如把更多精力放在增建公營房屋之上,不要胡亂干預市場。目標要清晰,不節外生枝,這樣出來的效果會更好。

(刊於信報)

訂閱經民聯訊息

Please enter your email:



佔領中環 劉皇發 張俊勇 張華峰 房屋 拉布 政制 政制改革 教育 施政報告 旅遊 普選 林健鋒 林建岳 梁君彥 梁美芬 盧偉國 石禮謙 經民聯 經濟 規劃 證券 證券業 財政預算案 金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