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進斯諾登先生披露美國政府入侵本港電腦系統一事 – 發言 (張華峰)

代理主席,美國中央情報局前僱員斯諾登,早前在香港大爆美國在全球進行竊密風雲的黑幕, 即美國國家安全局(“國安局”)透過所謂“棱鏡行動”, 對全球(包括我們)的民間聯絡通訊進行大規模的截取、監控,嚴重侵犯我們的個人私隱。美國對其自身的所作所為,至今不但沒有半句歉意,更因為斯諾登依法離開香港,未有被引渡返回美國受審,而惱羞成怒,反過來指控我們故意放生斯諾登,盡顯美國的霸道本色, 也向大家暴露其偽善的真面目。

根據斯諾登向傳媒披露的內容, 美國國安局透過這項“ 棱鏡行動”, 原來早自2009年, 已入侵本港及內地電腦網絡, 入侵官員、商業機構及學生網絡, 連香港中文大學(“中大”)這間老牌學術機構都榜上有名;而中大之所以被看中,是因為差不多全港網絡通訊,都是經由中大管理的互聯網交換中心進行。換言之,全港接近400萬名網民,都可能已齊齊成為受害者。如果斯諾登不把事件真相說出來,我們至今仍然是這套真人版“竊聽風雲”的主角, 而且還要懵然不知。

今次事件,令我們對美國這個一向以世界警察自居的世界第一強國的所作所為, 大開眼界, 因為它是英國著名政治小說中的“大阿哥”, 一直在監視和偷取我們的網絡通訊。問題是, 美國政府至今仍
不認為自己有錯,還在強辯這類監察的必要性和合理性,甚至賊喊捉賊,不但將自己說成為中國黑客的受害者,更表示對特區政府無遵守跟它簽訂的移交逃犯協議,把斯諾登送返美國受審,感到失望,卻避談本身準備引渡的文件如何粗疏,以及進行了極不道德的竊密行為。而且,美國還對斯諾登展開全球封殺令,要阻止其成功申請其他國家的政治庇護,甚至不惜影響盟友,迫使南美玻利維亞總統專機中途降落奧地利,以便查證斯諾登是否身處機上。總之,給人的感覺是蠻不講理, 態度囂張。

代理主席,我十分支持按照內務委員會上周的決定,稍後去信美國政府及國會,向它表達不滿,抗議美國政府入侵我們的網絡系統,偷取秘密及侵犯私隱,讓它知道我們才是真正的受害者,我們再也不會在美國的強權下啞忍。

雖然特區政府官員早前在答覆議員提問時,試圖以中大互聯網交換中心的流量未見異常,向大家派“定心丸”,想說沒證據顯示我們的網絡系統已被入侵。但是我想指出,對這番保證,沒有多少人有信心。因為斯諾登向傳媒披露了相當多的證據, 指出我們的網絡系統的通訊, 如何受到美國國安局的監察和截取。

換言之,政府必須經一事長一智,要和IT業界好好商討,包括好好地支援香港電腦保安事故協調中心,以及去年年底成立的香港網絡安全中心,讓它們有足夠的人力和物力,捍衞我們的網絡安全,避免我們的通訊自由和私隱, 淪為空談。

香港作為一個國際城市和國際金融中心,每天也有很多跨國或跨地域的商業行為,如果當中的商業機密資料被人盜取,對本地和海外的投資者而言,就會造成不公平交易,對我們的名聲也會造成影響,絕對不是一件好事。

正如2011年港交所網站的“披露易”系統受到黑客攻擊,不少投資者因此蒙受損失。隨着科技進步,很多香港人都擁有智能手機,並且使用電腦工作, 如果網絡系統受侵犯, 只會弄致人人自危。

代理主席,由於中小企的自我保護能力比較薄弱,我十分希望政府能加強協助中小企做好網上系統安全設定,避免它們成為網絡霸權的犧牲品, 令它們自身的利益受損。

代理主席,我謹此陳辭,經民聯全力支持馬逢國議員的議案,以及其他修正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