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視七一遊行市民的訴求議案 – 發言 (梁美芬)

主席,我既不同意林大輝議員提到最好取消7月1日(“七一”)的假期,亦不同意莫乃光議員說如果有雙普選後便再沒有遊行示威。

我想七一這個日子對很多人而言可能有不同的意義,但七一主要是慶祝香港回歸的日子,對很多香港人來說,這亦是一個值得高興的日子。因為香港或中國其實在主權問題上,在過去的歷史中,我們亦經歷了不少坎坷。所以,香港真的能夠順利回歸中國,對很多香港人而言, 我覺得是值得慶祝的日子。

很多人在16年前,用7月1日這種日子來表達自身的訴求,也反映了有一批人在感情上根本不接受回歸或“一國兩制”,也有很多人透過這日子順便表達自己對民生、政制的不滿。我覺得這種種不同的表達方式, 我們均應該予以尊重。

據主辦單位統計,當天有22萬人慶祝回歸。民陣表示他們統計得出的人數為43萬人, 而一些學者的研究表示有6萬至10萬人, 我想10萬也是一個非常大的數字。這些市民……我也參加了九龍城區不同的慶祝活動,大家同樣冒着風雨。示威人士冒着風雨,在慶祝活動中的人士亦是冒着風雨。其實,這都反映出不同的市民對於七一的看法。我絕對不同意取消這個假期,因為這個假期是用來讓大家慶祝回歸,甚至用來參與示威活動的。我覺得這是沒有問題的,這是香港的優點。

對於7月1日或過往16年的所有示威活動,我自己是非常尊重及非常重視的,因為他們均強調在合法、很忍讓和很和平的情況下進行示威,表達他們的訴求,而政府的確要聆聽和正視不同市民表達的訴求和不滿。

慶祝回歸的方式有音樂會……它不是慶祝回歸, 7 月1日有音樂會,有一些食肆提供折扣優惠,尖沙咀亦有“反佔中”的活動,我們平時比較習慣的是大型的遊行示威。我聽到剛才莫乃光議員讀出了很多市民的聲音, 我也可以說一說。

一些經營餐廳的朋友跟我說,他們不明白為甚麼發起遊行示威的人要致電到電台向他們施壓,說他們這樣做一定是“擦鞋”,或一定是為了配合甚麼政治行動,他們覺得有很大的壓力。有市民說,而我自己也聽到電台節目中有市民表示,要記着這些餐廳的名字,以後不要光顧,要杯葛它們。我覺得這樣做是非常不尊重香港的言論自由、選擇的自由。我們都說很珍惜和追求民主,它最重要的精神是甚麼? 那便是尊重各人不同的表達方式。那些餐館喜歡在當天提供折扣優惠,有甚麼問題呢? 如果你們對自己有信心 – 我亦對示威的朋友很有信心 – 這根本不會有任何影響。那為甚麼要繼續利用這些羣眾壓力呢? 那封信的表達,是說他們認為這是一種“白色恐怖”,他們不要這種民主的霸道,有些餐館更不敢營業。為甚麼你要別人這樣做?大家可以各自做自己的事。

此外,昨天在英文電台的節目上,相信大家也聽到了。有一位外籍人士致電到電台, 他說為甚麼香港的討論……他說了很久, 說個不停,他說為甚麼我們只談爭取? 其實全世界有很多民主的國家,他便是來自那些國家的。他說其實就民生問題,一樣有很多衝突,大家不要掩蓋事實。昨天鄭宇碩教授說,爭取到雙普選便可以有集體談判,爭取到便可以有全民退休保障。這並不是事實。我們應該將一幅真實的圖畫展示所有朋友看,其實民主的制度,我覺得是可改善施政的,但那並非靈丹妙藥,可把所有民生問題一步到位;我認為這亦帶有誤導成分。我們應該對市民公道。

我覺得7月1日可以有一個傳統,每年均有大型示威;7月1日可以有一個傳統,很多羣眾喜歡慶祝,我覺得這是絕對沒有問題的。我們在現階段真的應該好好地坐下來,看一看,其實示威或慶祝過後,市民的情緒得以宣泄了,亦能反映出香港社會真的有很多不同的意見,而其中一點,我也是正視的。除了很多民生議題外,市民的確對政制改革有一個訴求,我自己也認為政府應該充分考慮應否盡快展開一個對話平台。即使政府拿不出一個十分肯定的方案,而我覺得這真的不是一下子可處理的,因為譚志源局長也曾參與策發會的工作,其實可能是面對着數十個方案,但我覺得聆聽工作是可以展開的,因為這需要時間好好地聆聽不同的羣體和持份者的意見。

其實,在7月1日的示威過後,我也注意到報章報道,7月7日有甚麼地產代理商會要示威。你會看見無論政府推行哪項政策,也可能會損害某一個羣體的利益,這亦不是單在政制改變後便可改變的問題。而事實上, 也並不只是中央和地方的分歧問題, 而是整體社會的問題。香港社會本來是資本主義社會,實行低稅政策、自由經濟,若要發展更多福利和處理很多民生訴求,當中的確有很多不同的分歧。我相信我們一定要比較理性和客觀地與羣眾一起爭取。

主席, 我謹此陳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