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爭拗市民受罪 (林健鋒) – 評論文章

自十月一日新的財政年度開始,美國聯邦政府已經部分停止運作。原因在於民主、共和兩黨沒法在總統奧巴馬的醫療改革法案上取得共識,臨時撥款法案無法獲得通過,致使政府陷入營運危機。更令人擔憂的是,若兩黨在十月十七日前未能調高國債上限方案,那麼美國債務違約的風險將大大增加,不僅影響聯邦政府的運作,更令美國、甚至全球經濟復甦帶來嚴重的後果。

選民不滿處理手法

然而,目前代表民主黨的總統奧巴馬以及在眾議院佔據優勢的共和黨,都沒有絲毫作出讓步的打算。一方面,共和黨堅持要在臨時撥款法案中,加入延遲實施醫療改革措施的條文;而奧巴馬政府則反對共和黨將醫改法案與政府的預算案捆綁討論。

在野者以各種手段來脅逼執政者,執政者則寸步不讓,以避免行政當局的權威被削弱。歸根究柢,醫改問題在美國還存在很大的爭議,雙方都是為了選民手中的選票才導致分歧。

政府部門關閉,聯邦政府僱員被逼放「無薪假」,國家公園、自由神像等著名景點全部關閉,稅務、交通等政府機構停止運作,不但政府僱員受到影響,亦為市民的生活帶來不便,更令國家招致經濟損失。這樣的場景是出現在一個號稱民主先驅的泱泱大國之中,不過,這樣的政治爭拗並未得到國人的認同,反而令雙方都受到選民的唾棄。美國民調顯示,七成一的美國人不滿國會共和黨人處理這次糾紛的方法,六成一的人則不滿民主黨的表現。

這次的事件令我回想起,香港也差點面臨政府停止運作的僵局。記憶所及,早在二○一一年,政府提交立法會的臨時撥款議案,更是在泛民黨派的「偷襲」下,史無前例地被否決了。差點導致在該年的《財政預算案》通過前,政府面臨「無錢使」的尷尬局面。

應為長遠發展利益着想

最近的,則是上個立法年度的《財政預算案》,在部分議員進行了長達八十小時的「拉布」之下,才獲得通過。這些議員要求全民派錢一萬元,否則就不惜「拉布」,以阻止撥款條例通過,從而癱瘓政府的運作。

我還記得當時都有人士指出,即使立法會如何「拉布」,都不會達到癱瘓政府運作的效果;但美國是次例子正正可以讓我們引以為鑒,亦令市民認清,政治爭拗導致政府運作停止、社會不穩、經濟不前的擔心並不是多餘的。

新一屆的立法年度在本周三又展開了,來年我們面臨的爭議性政策,例如:堆填區擴建、新界東北發展計畫、壓抑樓市政策以及備受矚目的政改諮詢都會逐步進行。作為立法會議員,我們應該為香港長遠發展的利益出發,以市民的福祉為依歸去解決問題,而並非為了選票而刻意阻撓政府政策的實施。

(刊於  星島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