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升香港整體持續競爭力議案 – 發言 (林健鋒)

主席,我上星期動議的“維持本港有利營商環境”議案獲得通過,今天我們又討論如何提升香港的競爭力。早前,全國人大委員長張德江提醒我們,香港有一些優勢正在弱化。瑞士洛桑國際管理發展學院剛公布2013年全球競爭力排名榜,香港由榜首跌到第三名。我們必須對此加以正視,並多作討論,提出切實有利香港經濟的意見。

在全球化的趨勢下,世界環境瞬息萬變,頂尖人才都想成為環球企業(Global Firm)的職員。亞太區最多環球企業的城巿包括香港、東京和新加坡,現在卻越來越多環球企業開設在上海,而區內其他城市也急起直追,用盡方法吸引跨國公司到當地做生意和設立辦事處。再加上現時“城市羣”的概念,數個相鄰的城市連成一線,以提升經濟規模和整體實力, 增加區域競爭力。在此消彼長下, 香港不再是“皇帝女不憂嫁”了。香港要保持領先優勢, 提升競爭力, 將要面對越來越大的挑戰。

香港租金昂貴、員工薪酬高,還要面對近年社會氣氛和政治環境的轉變,在在均對競爭力造成影響。香港土地有限,不論住屋、寫字樓和商鋪的供應都不足。但是,人們不僅反對填海,當局發展新市鎮又遇到諸多留難,興建大廈樓宇又沒有足夠人手,政府想討論暫時放寬輸入外地勞工,只要稍一提起便被猛烈抨擊。我們難道只依靠指天椒似的“辣招”,便可解決樓價和租金高企的問題嗎? 其實,我們需要的是盡快開發新的土地。不然的話,整個香港便停滯不前了,我們如何能提升競爭力呢?

香港有些人對各項事都不滿意,事事都加以批評,事事都不准人做,卻又未能提出實實在在的有效解決方法,相信大部分香港人都不認同這種故步自封的態度。雖然我們不是凡事都要爭奪第一,但現實是“落後就要捱打”。香港作為外向型經濟體系,和全世界做生意就需要和其他地方競爭。

以香港機場興建第三條跑道為例,有人認為會加劇污染,填海會影響生態,即使當局抱着誠意和反對人士商談都不獲接納。我當然尊重每個人的價值觀,大家可持不同的立場。但是,每當我想到鄰近地區的機場均相繼擴建,深圳機場目標是當上世界級航空港,其第三條跑道在數年間便會落成;廣州白雲機場明年啟用第三條跑道,其目標是擴建至合共5條跑道, 白雲機場預計2015年將可向香港看齊, 共有130條國際航線,而香港機場屆時還只有2條跑道,並預計在2017年便會飽和。

機場建有多條跑道,可讓航空公司有更多升降時間選擇,這樣會吸引更多航線和航點, 完善接駁網絡。如果旅客接受服務後感到方便,就會繼續使用服務。屆時,我們想航空公司和旅客使用香港機場的服務,是一件很困難的事。面對劇烈的競爭,我們實在不可以掉以輕心。

主席, 一時風光, 不等於永遠風光。世界很多盛極一時的城市,也因敵不過時代的轉變和其他地方的競爭,終於漸漸衰落。以美國“汽車之都”底特律為例, 上世紀30年代船運及製作業急速發展, 輝煌時被譽為“西方的巴黎”。但是,一次石油危機導致汽車銷量大減,工廠裁員,人口在50年間流失超過六成。當企業倒閉,職位減少,政府沒有雄厚經濟作支柱,諸如醫療、住屋、福利等民生福利難免要削減,影響到每一名市民,而失業人口增加,民生問題嚴峻,亦令社會氣氛和治安轉差。時至今天,底特律風光不再,政府破產,地方經濟不振,甚至被稱為“美國最悲慘的城市”, 大家可見當中的轉變是非常巨大。

英國的曼徹斯特和利物浦兩個城市,皆曾盛極一時。前者是工業革命時期的先鋒,被譽為世界工廠;後者是當時佔全球貿易額40%的貿易城市,世上第一條客運鐵路,便是由曼徹斯特開往利物浦的。這兩個昔日的國際都會,當年經濟實力雄厚,但也敵不過世界經濟大勢的轉變,在激烈的競爭下漸漸衰落。現在人們提到這兩個城市可聯想到甚麼呢? 我相信大家只會想起曼聯和利物浦這兩支球隊。

我希望大家能前車可鑒, 釐清目前的形勢, 拋開故步自封的心態,一起集思廣益,求同存異,努力推動社會進步,提升香港整體的競爭力, 讓經濟發展成果惠及每一位香港市民。

主席, 我謹此陳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