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立騷亂委員會助拆局 (梁美芬) – 評論文章

林鄭特首在最新一份《施政報告》表示,稍後會邀請一些社會領袖、專家、學者,再深入、獨立地檢視香港的社會矛盾和須正視的深層次問題。顯示她想為社會復和再踏出多一步,但時間及焦點未夠具體。反修例運動已持續逾四個月,縱火、私了、破壞商店、突襲警員等違法暴力行為日益嚴重,香港市民耐性已所餘無幾,很多人對《施政報告》沒有為局勢提出更具體的解決方案尤感失望。這場香港開埠以來最大規模的社會運動,年輕人是主要參與者,很多市民都問:為什麼我們的年輕人會愈來愈熱中激烈抗爭,為什麼變得這麼仇警,仇視自己的國家……這些都是政府及整個社會必須正視的問題。

借鑑英國經驗果斷執法

檢視騷亂背後的社會矛盾和深層次問題並非新鮮做法,2011年8月6至10日,英國倫敦托定咸區因警員槍殺一名年輕黑人男子觸發了騷亂,英國政府起初態度軟弱,結果騷亂很快就蔓延到全國,短短5天之內有4000人被捕,破壞了3800間店舖,造成了5億元英鎊經濟損失。英國政府其後由首相、副首相和政黨領袖成立了騷亂、社區和受害人委員會(Riots Communities and Victims Panel,下稱委員會)探討騷亂成因,並給予建議,避免同樣事件再發生,回應了社會對追查騷亂成因的訴求。雖然不是法定的獨立調查委員會,但在執政黨和在野黨的共識下,公眾認同委員會的公信力,不同意見的團體和個人都積極參與委員會的調查訪問,希望將聲音帶進委員會的建議報告。當時距離2012年倫敦奧運不足1年,英國政府很焦急化解這場危機,委員會的成立提供了平台,讓社會在一個平和理智的平台面對騷亂的傷痛,為社會復和找出路。政府也根據委員會報告向受騷亂影響的市民、商戶提供適切幫助,也改善了施政風格和政府架構,經驗值得香港借鑑。

英港警民關係同陷低谷

委員會的最終報告指出,參與騷亂的年輕人對警察執法徹底失去信任,大部分參與者屬社會貧窮階層,缺少良好的家庭教育。他們不滿經常被警察針對其背景而截查,社會又缺乏向上流動機會,司法和懲教制度也沒有給予他們改過自新的機會等。其中一名委員Baroness Sherlock在英國上議院發言時說,騷亂對英國政府是個重大挑戰,擔心英國會失去一整代年輕人。報告最重要的訊息,是要令每個人都覺得自己是社會的持份者;為每個人尤其是年輕人提供機會,亦就兒童和家庭支援服務、教育、司法懲教、改善警民關係等多個範疇提出具體建議。

無獨有偶,在英國騷亂中,警民關係也是跌至低谷。委員會發現多數市民不滿倫敦警察截停及搜查平民,而且明顯針對黑人和少數族裔,他們明顯較不信任警察。英國的獨立監警會也不獲市民信任,情況與香港非常相似。委員會於是建議警方在行使和解釋截查權力時要更加透明,多加向公眾解釋截查工作如何能夠預防罪案,在警民關係較差的社區推行特別措施修補關係,又倡議英國監警會要檢視如何提高公眾,尤其是黑人和少數族裔對投訴機制的信任度。

值得特別一提的是,英國早在1886年就制訂了暴動損害賠償的法例,政府有責任向市民賠償因暴動的財物損失,2011年騷亂促使政府檢視和修訂了相關法例,提出2016年暴動損害賠償法(Riot﹝Damages﹞Act 2016),為2011年受暴動影響損失的樓宇及個人財產但無法得到保險賠償的商戶和個人進行補償。香港連月來的示威和破壞,加上經濟本身都有衰退的苗頭,商戶特別是旅遊、零售、飲食叫苦連天,特區政府可仿效制訂類似法案或機制,為受騷亂嚴重影響但無法得到保險賠償的商戶和個人提供實質幫助。

不能失去一整代年輕人

與2011年的英國一樣,香港正在面對失去一整代年輕人的危機。香港則多了「一國兩制」的因素,以及教育如何導致這麼多年輕人仇視自己的國家。今年的反修例運動,5年前的佔中及3年前的旺暴,這3場運動下來,相當多年輕人累積了對政府和警隊的敵視。如果今屆特區政府不再尋根窮源,對症下藥,拆解深層次問題,此次騷亂將會引致長遠的社會問題。整個社會都要一起想辦法挽救這一代年輕人,將他們從悲觀絕望,犯法判罪的深淵拉出來,不要讓他們愈走愈遠,愈走愈錯。拆解方法絕對不易,牽涉千絲萬縷的政治問題。

英國的委員會當時提出了一連串建議,例如要求學校定期為學生做性格評估,加強性格教育提高學生的抗逆能力,為學生提供更多就業支援。政府和志願機構合作盡早找出正在面對困難的家庭或年輕人提供適切支援,避免年輕人誤入歧途,甚至想到要為20歲以下的新手媽媽提供支援,從原生家庭開始確保孩子得到妥善的教育。在英國騷亂中,貴價時裝店、運動鞋店、手提電話和電腦商店在騷亂中遭針對地破壞、爆竊;今天香港則是支持國家和特區政、警察等的商店遭到肆意蹂躪。委員會嘗試協助企業和年輕人化干戈為玉帛,提議企業與年輕人合作做市場推廣,藉翌年倫敦奧運會的機遇向本國乃至全球展示英國年輕人的正面形象。香港年輕人過去予人守法、有教養、聰明靈活的印象,但過去四個月卻突然換了一張陌生的臉,很多成年人都問為何支持示威的年輕人變得這樣完全聽不進任何不同意見,動不動就「私了」不同政見的人。在香港這片中國的土地上,連唱國歌及揮國旗都有機會被襲擊,完全沒有文明及言論自由可言。不過,在這裏,我要說句公道話,不是所有年輕人都是這樣,很多年輕人是十分優秀和理智的,但他們都無辜地被激進示威者代表了。香港社會變得日益撕裂,失去了包容並蓄,求同存異的精神,實在十分可悲!

集中加快審理騷亂案件

設立委員會檢討事件之外,英國亦有其他舉措值得香港參考,例如當時的法院天天加班,集中審理騷亂相關的案件,示威者被定罪,則可以明確向社會重申違法行為的法律代價,彰顯法治;司法程序早日結束亦有助社會復和。香港若像佔中那樣,一般排期處理,事過5年佔中發起人的案件仍在審理當中,香港社會真的受不了。香港可以考慮向警方、律政司、司法機構增撥資源,集中審理與騷亂相關的案件。

騷亂已經持續了4個多月,政府已經錯過了好幾次拆局的黃金時間,政府絕對不能再迴避問題,也不能單靠警隊執法去解決政治問題,整個管治班子必須擺脫公務員因循守舊的思維,跳出固有框架,靈活跳脫地尋求更有效的方案去平息這個解亂局,英國設立騷亂委員會的做法,或許就是其中一道良方。

(刊於信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