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構安全城市議案 – 發言 (梁美芬)

代理主席,今天聽到新聞報道,又有一個內地旅行團在台灣遇上交通意外,導致導遊死亡及二十多人受傷。早前的埃及熱氣球意外亦令香港人印象深刻,因為有前往埃及旅遊的香港人在乘坐熱氣球時被燒死。菲律賓人質事件更令香港人留下一種很深刻的悲痛。

香港一直自以為較上述地方安全,我們亦一直以為本地能予人相對上安全的印象。但是,自從發生花園街大火、土瓜灣塌樓、南丫島海難事故,甚至可追溯至更久以前的“六一八”山泥傾瀉事件,諸如此類,均為不少旅客和香港人在香港社會存在的各方面安全問題上敲響了一個警鐘。

剛才有同事說香港跌出中國最安全城市排行榜,未必能真正反映事實,但我的看法是這些排行榜無論如何也是一種提醒。我們當中可能有些人不相信香港會跌出中國最安全城市排行榜,也有人可能不想相信,認為沒有理由會如此,但於我而言,我們是否先要反省一下,為何我們會面臨甚至已經被剔出中國最安全城市排行榜?

香港一向自以為較中國內地任何一個城市優越,但一而再、再而三,除競爭力之外,連安全問題也榜上無名。在評審機構所作排名中,澳門、深圳和台北均比香港優勝,我認為這是一個很大的鞭撻,我們真的有需要自省為何會有此情況。

正如很多同事剛才所說, 花園街大火可能涉及“劏房”問題, 也可能是防火設施問題,亦有可能是樓宇結構出了問題,就好像土瓜灣馬頭圍道塌樓事件般。還記得當天政府向我們提交報告時, 我曾以“三不”作出形容, 指那份報告是不負責任、不正視問題和不可接受。

南丫島海難揭示的則是另一問題:除了周遭環境,剛才所說的涉及天災人禍的安全問題之外,官僚架構內是否亦存在很多問題? 例如在馬頭圍道塌樓事件中,屋宇署內部事前已有很多警號,一些有危險的單位原來已有數年反覆收到多次警示,但當局一直沒有處理,任由事情就此擱置。出事大廈正是其中這類個案。

南丫島海難事件又讓我們看到,香港人原來真的很自滿,所以有些問題根本沒有想過, 因為“touch wood”說一句, 我們真的做夢也沒有想過香港會發生海難事件。從現時在社會福利署轄下設立的賠償和補償計劃, 便可看到政府根本沒想過會發生這種海難事故。

現時設有的援助計劃包括交通意外傷亡援助計劃、暴力及執法傷亡賠償計劃和緊急救援基金,這些都是常設機制,為受害人或受災者提供經濟援助。交通意外傷亡援助計劃的涵蓋範圍是甚麼? 那就是道路交通意外,而不包括海難的受害者和家屬。緊急救援基金規定只向因水災、火災、暴風雨、山泥傾瀉、颱風或其他自然災害而需要緊急救援的人士提供經濟援助,亦不包括南丫島海難事故這類重大災難。

這些援助計劃的設計,根本沒有在機制中加入一種所謂危機感的考慮。我不願再多說還會發生一些甚麼事情,但從上述基金和援助計劃的狹窄涵蓋範圍,可見政府根本不認為在其他範圍會有重大的安全危機。更加諷刺的是,前立法局在1993年議決成立賑災基金,但撥款只限於在香港境內進行的人道救援工作。

我很希望在汲取花園街大火和南丫島海難這兩次慘痛教訓後,當局能一如我在議會內多次提出,摒棄現在這種狹隘的思維,就我們的周遭環境、樓宇結構,甚至交通、海難事件,撥款1億元設立名為“緊急災難應變援助基金”的緊急援助計劃, 以便一旦發生大型災難或人為災害時,亟需援助的家屬能真正得到適切的援助。這才可反映我們在思維上, 能否跳出傳統的官僚框框來考慮我們的安全問題。

主席, 我謹此陳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