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逆的勇氣 (梁美芬) – 評論文章

9 月是開學月,香港各大專上學院舉行開學典禮,根據傳統,各學生會會長都會在典禮上發言。筆者年輕時曾參與學生會的工作,非常清楚開學典禮上學生會會長的發言,不僅是為了歡迎新一年的莘莘學子加入校園的大家庭,更代表着校園文化與院校精神的傳承和發揚。但令人遺憾的是,今年有某些院校學生會會長在開學典禮致辭時公開鼓吹港獨。港大學生會會長的發言中向新生們表示「要有叛逆的勇氣」,今天,筆者想與同學們談談這「叛逆的勇氣」。

世上有很多種叛逆,有個人品德層面,也有政治層面的叛逆,但無論如何,與做其他事情一樣,最終都會有一個尺度。香港人、年輕人,尤其是立志活躍於政壇的年輕人,要有機會爭取或得到民眾支持,起碼要知道遊戲規則,不要打爛香港社會整體的飯碗。

大學生爭取理想本來是一件崇高的事,別人即使不同意,也最多被譏諷為太浪漫、太理想化;但若爭取理想的方式及內容被人唾罵,甚或變為「乞人憎」,則除了是件蠢事外,亦肯定是傷及別人的利益,被人唾棄,人見人厭,則爭取理想的人必須檢討,自己的所謂「理想」出了什麼問題?例如,2014 年有「佔中三子」鼓吹違法佔領街道,以為一味「哄」年輕人及市民這樣做,能迫使國家就範、接納他們政治訴求。事後變成「佔中三丑」,不僅徒勞無功,更讓社會日趨兩極化,對更開放、更民主的政制改革有百害而無一利。

鼓吹港獨無異政治「跳崖」

筆者大學時代的大學生領袖雖時常被同學笑為「不切實際」,但他們的行動始終受到社會的尊重。那時的學生組織也講求理想、突破,也富有叛逆精神。但其不同之處是他們沒有被市民及各界厭惡、取笑,甚至令人覺得「shameful for HongKong」。「違法佔中」利用違法手段罔顧市民利益,只顧自己目的,導致市民討厭學生會甚至大學生及年輕人,令人痛心,更對其他持不同意見的大學生十分不公。

所謂「精人出口,笨人出手」,佔中三子仍未服刑,一些被慫恿的年輕人卻犯險犯暴,判幾年監,失去一生的前途。作為過來人,我們絕對尊重年輕人有不同看法,但犯法絕對不等於有「叛逆的勇氣」。我們絕不希望年輕人以為鼓吹港獨得到關注就沾沾自喜,誤入歧途。在香港鼓吹港獨不僅市民唾棄,更慘的是他們的行為無異於政治「跳崖」,撞牆式地走入絕路。

(刊於明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