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法治重傷 (梁美芬) – 評論文章

七月二十一日在香港上環、元朗發生的暴力事件,令所有香港人及關心香港、熱愛香港的人都憂心忡忡。在事件發生之前,網上已經流傳各種訊息,呼籲和指導示威者購買行山杖作武器,製作腐蝕性液體去攻擊警察,又號召群眾遊行後去中聯辦,加上前一日警方搗破一個港獨組織的火藥庫,檢獲大量汽油彈和炸藥,令人極之憂慮七月二十一日會有大事發生。

激進示威者在上環的破壞行動,不僅仇警、反政府,更加仇視、侮辱自己的國家,其政治目的非常明顯,就是要當着鏡頭面前,向全香港以至全世界侮辱中國中央政府駐香港的聯絡辦事處,侮辱國家及民族的尊嚴,這不是一般的衝擊及打鬥,而是企圖毀滅一國兩制。

一個多月以來的多場衝突,口罩背後的人招招奪命,絕對不是泛民口中的手無寸鐵,和平示威那樣簡單。在政府已作出重大而實質的妥協之後,泛民變本加厲將行動升級,滋擾各個社區,逼使警方使用武力,沒有任何好處,只為害死香港。

香港還要法律嗎

法治精神是香港社會的基石,沒有法治的香港就再沒有吸引力。如果大家希望有一國兩制,就應該遵守《基本法》和香港法律的方法去表達訴求,緊守國家主權底綫。特區政府和香港市民都有責任維護中央駐港機構,包括中聯辦、外交部、解放軍在香港的安全和尊嚴。現在很明顯,所謂反對逃犯條例的示威根本是醉翁之意,為的是反中央、反特區政府。這種下三流侮辱國家的手段動不了國家絲毫,卻很大可能摧毀兩制,令香港人最珍惜的制度毀於一旦,全香港人應一齊制止。

所謂的光復行動已在元朗演變成群眾之間的衝突。一個社會,當市民不信任法律及法庭去解決紛爭,法治已經亮警號。當資深大律師向大學生說暴力可解決問題,香港的法治傳統已經受重傷,這些反對派的政治人物再在上面插上一刀。無法治,即使有西方式的民主,社會也會變成很恐怖。這種內鬥不斷的國家全世界很多例子。

警察須專業依法執法

反對派享受和平得太久了,已經不懂和平法治的社會的可貴,仍然不斷鼓吹少不更事的人去亂衝亂撞押上他們的前途,亦押上香港的將來,香港的法治現在已經在喘氣當中需要急救,大家如果仍然冷漠旁觀,法治死亡,將會是東方之珠變為暗淡的一刻,影響經濟,影響民生,相信很多普通市民仍然未曾意識到這種惡果來臨的時候,傷害的是每一個香港人!我們應該對這些不負責任的人的言行予以譴責,香港仍然要相信法治相信司法制度,信任警察專業訓練依法執法,即使近期有警員在執行職務時,電光火石之間可能做得未能盡如人意,我們依然要相信制度,相信法律去處理,不能讓香港毀於一批烏合之眾,冇法治,冇理想,只有搗亂的人,萬萬不能!

(刊於星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