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過政改為社會癒合創造契機 (梁君彥) – 評論文章

今年4月底,政府提出2017年普選行政長官的具體建議,立法會隨即成立小組委員會審議。可惜,經過社會漫長的討論和大多數民意支持下,政府仍未取得立法會三分之二多數議員的支持,要於7月休會前通過政改方案的議案,似乎並不樂觀。

周日(5月31日),特區政府安排負責港澳事務的中央官員在深圳會見全體立法會議員討論政改,包括泛民議員。經民聯一直樂見立法會議員與中央官員溝通,可惜,泛民議員一直擺出強硬姿態,從當天堅持違反《基本法》的公民提名,到今天抱持綑綁否決8.31決定下任何政改方案的立場,使到有意義的溝通無從說起,遑論妥協和凝聚共識。

落實普選是香港市民的共同願望,特別是經過近年無休止的政治爭拗,議會內拉布空轉成風,議會外的游擊抗爭不斷,都令人感到厭倦和意興闌珊,這些都是我親身接觸的市民的心聲。

不難理解,媒體鎂光燈總是聚焦在激烈的言論和姿態上,但香港社會的大多數都是平和務實,大家同坐一條船,希望能夠破除風浪,向前挺進,避免捲入不必要的政治對立,自陷於萬劫不復的漩渦。

當然,落實普選不代表可以解決所有社會問題,但行政長官獲得全港選民授權,提高認受性,讓社會把精力投放到經濟和民生事務上。正如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副主任張榮順早前在深圳的講話中所說,香港的困境並非因普選特首產生,普選特首卻是解開困境的鑰匙。

與其讓機會擦身而過、白白流走,可否為市民、為香港好好把握;當周邊城市都謀求發展,努力趕上時,香港社會亟待擺脫政治泥沼,重新思考如何強化優勢,配合「一帶一路」等國家發展機遇,開拓新的經濟增長點。

今次政改方案或許並不完美,事實上也根本沒有完美的普選制度,但只要我們同心協力,不斷嘗試和創新,總會有完善和進步的空間。如今進入投票倒數階段,泛民議員須要思考:倘若政改方案被否決,我們何時再有普選?當中央與特區之間缺乏信任,關係進一步跌到新低點,未來的行政長官又如何重新啟動政改?日後得出的方案是否會比今天的進步?

無可否認,香港的政治爭拗不會隨着普選落實而完結,但最少會有所緩和,更重要的是,通過方案可讓不同政治板塊的協作,為修補社會裂痕奠下基礎,亦可為中央和泛民未來進一步互動提供良好契機。

相反,否決方案不但無助增加議會的政治能量,更只會令激進力量乘勢興起,這對於特區的政治和社會發展,實屬百害而無一利。

政改方案表決在即,期望泛民議員能夠懸崖勒馬,我相信政治上一切並不太遲。

(刊於  信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