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向激進主義說不 (梁美芬) – 評論文章

反對派要特首選舉制度可以讓他們的人當選特首才收貨。但若真是這樣,恐怕很多香港人都會很害怕,因為由他們接納的方案選出來的特首,既沒有民主胸襟,又充滿民粹色彩,香港前途黯淡。筆者衷心希望,反對派改掉他們寧可一拍兩散都不妥協的強硬立場,抵制「港獨」、激進主義危險勢力,用新思維去處理與中央、特區政府及建制派的關係,一齊為香港人做點實事。

擾攘了香港足足兩年多的政改紛爭終於落幕。為了此場爭議,整個香港付上了沉重的代價,其中以非法「佔中」帶來的傷害最深。這場大型非法行動不但破壞了社會的正常運作,更重要的是傷害了很多朋輩關係、家庭關係,以及警民關係。

少數青年人上街參加「佔中」,「佔中」過後,他們變得迷惘,變得失落,有一些變得更加激進。上星期政改表決在即,民陣聲稱若政改通過,他們會發動十萬人圍剿立法會及政府總部。此外,警方在表決前夕更發現一班自稱「全國獨立黨」的成員在舊亞視廠房內藏有爆炸品及炸藥。這半年來,激進主義在香港蔓延,所謂的本土派無非是曲線「港獨」派,不斷向年輕人灌輸「港獨」思想,焚燒《基本法》,更演變成足球賽下「噓國歌」的危險行徑。

反對派拿着兩把尺去衡量建制派和反對派的過失。任何政府官員的小錯,他們都會拿着顯微鏡來無限放大,不管對錯,先罵為快。但當反對派議員犯錯,例如像報章揭露梁國雄、何俊仁可能收取了不明來歷的百萬捐款償還訟費,但沒有向立法會申報,就大事化小,小事化無,左閃右避,這種嚴人寬己的做法完全是雙重標準。這次否決政改的結果,沒有人是贏家,更賠上了香港的民主發展希望。歷時20個月的政改討論,社會已經累了,對政改議題感到怠倦。筆者認為現在社會是時候聚焦討論香港應如何發展經濟,改善民生。

不應侮辱自己的國家

向前看,大家要共同對抗激進主義。一個人對自己國家的政策有不滿可以批評,但無論如何都不應該作出侮辱國旗、國歌、憲法的行為。近日網絡上瘋傳一位英國網民的帖子,他在社交網站上貼出一張「本土派」扛港英旗示威的相片,怒斥「港獨」分子濫用英國國旗:「你們不是我們的一分子,我們跟你們沒有半點關係,也不想沾上任何關係。如果你們能夠背叛自己的國家中國,我肯定你們有一天也會背叛英國。請走開!」這番言論得到很多香港網民支持,可見「港獨」、「歸英」在香港根本不得人心,也遭英國人民唾棄。

公民黨黨魁梁家傑日前表示,後政改時期的公民黨要引入「本土」思維,政策立場會以「本土角度主流化」作考慮。但香港巿民見到的「本土派」,是一班不講文明,只懂揮動「港英旗」、「龍獅旗」,高舉分離主義,衝擊立法會,甚至涉嫌製作炸彈的暴徒。公民黨垂涎「本土派」的票源,放棄原則和底線,違背了創黨時的溫和理念,與「本土派」同流合污無異於自取滅亡。黃成智因發表對政改的個人意見,被民主黨紀委會建議開除黨籍,李國麟在政改表決的發言中抱怨,反對派長期視他為「內鬼」,都可以見到反對派已失去自信,發展到要清黨,排除異己,喪失他們一直追求的民主精神。湯家驊退黨及辭任立法會議員,正正反映反對派中較為溫和、中間的人對公民黨死心、絕望。

公民黨與「本土派」同流合污自取滅亡

反對派經常稱特首選舉方案應該無不合理限制,讓任何政見的人都有機會參選、當選,但沒有民主的胸襟,又如何能達至一個真正的民主制度呢?反對派要特首選舉制度可以讓他們的人當選特首才收貨。但若真是這樣,恐怕很多香港人都會很害怕,因為由他們接納的方案選出來的特首,既沒有民主胸襟,又充滿民粹色彩,香港前途黯淡。

政改告一段落,建制派和反對派的當務之急,是攜手合作抵制「港獨」、激進主義的危險勢力。與其令香港陷入撕裂,不如由反對派和建制派一同努力,拒絕激進分子的行徑。筆者衷心希望,反對派可改掉他們寧可一拍兩散都不妥協的強硬立場,用新思維去處理與中央、特區政府及建制派的關係,一齊為香港人做點實事!

(刊於  文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