訴諸情緒 無助通識科討論 (梁美芬) – 評論文章

自從關注通識教育聯席會議(聯席)成立以來,掀起關於通識教育科的激烈討論。近日拜讀教協會長馮偉華的回應,他將聯席對小部分通識科老師試圖利用通識科「必修必考」的平台向中學生鼓吹佔中的憂慮「無限擴大」、上綱上線,扭曲聯席的意見為針對全港老師,藉以轉移視線,將全港老師「拉落水」。這種誇張的抹黑手段不但令其回應軟弱無力,亦欠缺事實基礎。但強行將其他人「拉落水」,作為自己的保護傘,這樣做實在太不該了!

聯席在多個公開場合,無論是書面及口頭的表達,聯席關心的是引起公眾憂慮的小部分通識科老師,利用通識科教學平台鼓吹佔中,並不是泛指通識科老師,更不是指其他學科老師。馮偉華在近日文章卻顯得不知所措,完全無視聯席的理據,只是訴諸情緒,將全港老師「拉落水」,並要求筆者「立即收回有關言論並公開道歉」。筆者想在此清楚指出,聯席指出的是很多家長的憂慮,聯席提出的是如何改善通識科作為必考科的考核及教學方法。

聯席對通識科作為一門新的必考科的意見,是出於對新高中文憑試的關注,對於我們下一代成長的關心,若教協會長馮偉華選擇不聞不問,上綱上線,轉移視線,不作檢討,甚至要求提出意見的受眾收回言論並公開道歉,筆者不禁反問,反對派是否要就其天天針對政府作出的批評及指摘公開道歉呢?

早前,聯席收到過千家長的聯署信,反映坊間確實對現時通識科的考核方法有莫大憂慮。

模擬考試證憂慮

香港通識教育會在9 月30 日舉辦模擬考試,以佔領中環及公民抗命為題,有49 間中學、共673 名學生參加,評分員是馮偉華強調的「考評局延聘的專業評分員」。模擬試結果顯示,聯席一直以來的憂慮,可謂不幸而言中。

第一,多達48%考生不及格,有人以為公民抗命可以合法,有人以為佔中是為了爭取最低工資。筆者亦多次強調,通識科應有別於其他學科,其教學及考核方式可令學生更開心學習,以達至全人教育的理想。

第二,在雙評卷制下,兩位閱卷員先後評核同學「多大程度上同意公民抗命」的回答。結果,竟多達45%試卷出現兩次評分明顯不同的情况。聯席建議,要對同學公平些,高度行動性、爭議性的政治題不應列作必答題,教協會長馮偉華是否認為,通識教育要靠必答題來強迫學生學習去灌輸知識呢?

有人偷換概念,指摘這模擬試「刻意要學生作答政治題目」,不符通識的多元性。正正是因為過去兩年考試,有政治爭議列入必答題,佔中成為下年度必答題大熱,模擬試的慘况隨時成真,才引起公眾反彈。

不要訴諸情緒

教育,不但決定學生的命運,長遠更影響整個社會。可以說,所有人都是教育的受眾。若教育制度有不足,每位市民不但有權,更有責任指正,何况筆者身為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成員,更不能辜負市民的付託。

作為教育界一員,筆者過往曾與教協、教聯及教評會就不同議題合作,從不礙於政見分歧。馮偉華今次為了鼓吹佔中,卻如刺蝟般全副武裝,嚇煞任何批評者,這又何苦?我衷心希望馮偉華能放下這種defensive 的態度,開放地聽聽民間對通識科的真正憂慮,從而與聯席一起改善這門對中學生升大學有決定性影響的高考必修科。

最後,在此順帶說明,筆者在上月電台英文節目,是說教協「sidetrack」了聯席8月27 日對通識科改善提出的八大建議,沒有「face the real problem」。馮偉華拉扯到7 月8 日的研討會,並說筆者「公開指教協迴避討論通識科教學的問題」,其實是再次轉換視線。直至今日,我們認為他們仍沒有正視我們提出的建議!

(刊於  明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