縱容暴力只會荼毒少年 (林健鋒) – 評論文章

  激進示威者發起的所謂「三罷」行動,肆意破壞,暴力程度有增無減,對社會構成嚴重影響,令香港又渡過了險象環生的一周。更令人痛心的是,不少尚未成年的少年參與其中,少年們熱誠滿腔,卻極易受到唆擺煽動,如果我們成年人都不為他們指清方向,繼續縱容暴力,只會令這些青葱少年步向深淵,無法回頭,實在令人痛心不已。

暴力程度遠超社會底綫

  激進分子在各區惡意堵路、肆意破壞公共交通設施,繼而再強佔中大、理大,意圖令吐露港公路、紅磡隧道如此重要的交通要塞遭到阻塞,更有人身穿校服阻塞港鐵車門關閉,企圖強逼全港市民罷工罷市罷課。他們不但令校園淪為「戰地」,暴力「私了」政見不同人士,更肆意投擲燃燒彈,搶走罪犯、攻擊警方。他們所使用暴力的程度已遠遠超乎和平示威和社會道德的底綫。

  據報道,在理工大學的示威者中多數都不是該校學生。在警方拘捕和登記的近一千人中,更有三百人未滿十八歲。部分激進示威者打着保衞學校的旗號,號召市民、學生與他們一同佔據校園,對抗警隊。他們一方面使用暴力,鼓吹違法達義,卻又害怕警方的拘捕,不欲面對法律的制裁。他們左一句「手足」相稱,右一句為了「香港的未來」,就向年少無知的青少年販賣了廉價的「抗爭浪漫」,其實正正是勇武的勢力逐漸減退,企圖騎劫學生,不欲同學離開。在新聞片段中,我們更看到校長和老師勸說中學生離開的時候,一些黑衣人出手企圖強留,這就是他們追求的民主自由嗎?

與暴力割席 正本清源

  不可否認,香港社會是病了。政治紛爭、經濟民生的深層次矛盾亟待解決,但是否用暴力破壞了昔日的香港,就可以解決了嗎?一些抗爭者說,只要他們成功了,一定會為市民帶來更美好的香港。真的如此嗎?憑的就是一腔熱血還是年少氣盛的衝動?今次事件幸得各方努力解除危機,但如果教育工作者能更早出手勸說學生切勿以身示法,我相信事情可以更圓滿地解決。要社會回復正常,我們成年人首先要與暴力割席,令廣大的年輕人不要被仇恨所蒙蔽,才能止暴制亂、正本清源,這才是真正保護我們的年輕人。

(刊於星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