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深西部鐵路接通雙城高端經濟 (洪為民) – 評論文章

最近特首的《施政報告》談到「北部都會區」和「雙城三圈」概念,建議在新界西部建港深西部鐵路,把香港的洪水橋和深圳的前海貫通。

洪水橋有望成新界CBD

根據《香港北部都會區發展策略報告書》,建議擴大洪水橋/廈村新發展區。10月下旬運輸署向立法會交通事務委員會提交的《交通運輸策略性研究》文件談到「把握機遇加強與大灣區其他城市的交通連繫」,連同早前公布的《全面深化前海深港現代服務業合作區改革開放方案》(簡稱《前海方案》)所提到的前海深化改革和擴大空間,筆者相信大灣區的發展潛能及優勢,可以藉着新的鐵路貫通起來,對未來港深雙城的現代服務業發展有着深刻的意義。

《交通運輸策略性研究》有意審視大灣區最新運輸及交通服務的發展,並建議合適的本地交通配套,以提供更快捷方便的貨運及客運服務。

計劃以構建港深一小時通勤網絡為目標,研究為兩地居民提供方便跨境商貿、工作、居住、學習、旅遊與生活的多元選擇;建立更完善的跨境設施及與交通網絡的無縫連接,以及改善並協調各項跨界公共交通服務,提升交通服務效率與質素,增強各口岸協同效應。筆者相信這個研究對構思中的西部鐵路有正面意義。

現時香港與深圳西部的跨境通道只有2007年開通的深圳灣大橋和深圳灣口岸。根據統計處的資料,新界東三區(即沙田、大埔、北區)人口為182.5萬,新界西三區(即屯門、元朗、荃灣)人口則達217.5萬。現時新界東部有鐵路經羅湖站及落馬洲站駁通深圳與香港東部,超過200萬人口的新界西卻欠缺鐵路接駁,完全不方便有「西進西出」需要的市民,不單增加交通負荷,也不符合時間效益。現時深圳的南山區為深圳的主要商業區,前海是深圳兩個城市新中心之一,也是大灣區的客廳。一橋之隔的洪水橋有望能成為新的新界CBD(核心商業區),與新的前海互相輝映。

方便專業人士前海發展

前海方案對香港的機遇是方便香港專業人士在前海執業,令現代服務業更能對接大灣區的實體經濟。再者,方案提到深港在法律、仲裁、調解、知識產權方面的合作,以及金融業進一步跨境開放,未來在「跨境理財通」、「債券通南向通」、離岸人民幣、數字人民幣等方面進一步發展,科創企業、會展業、海洋產業在前海會有更大落地及發展空間。對香港現代服務業人才來說,擴區後的前海機遇處處。

鐵路接通之後,不單有助深港兩地的人流、物流互動更加頻密,同時能夠促進深港雙城在現代服務業、高端金融業、現代物流業、國際會展業等多個領域深入合作。

跨境基建令香港居住、深圳上班變成現實,香港居民既可以繼續享受香港的教育及醫療等福利,同時也可以乘着深圳的發展機遇去進一步發展事業。隨着商務人士及高端技術人才的頻繁往返,我認為港深西部鐵路未來將帶動兩地的商流及技術流,增加「深圳灣優質發展圈」的優勢。

港深西部鐵路有望能統籌跨境資源,推動及深化新界西部與前海在金融及專業服務業、現代物流業和科技服務的高端經濟合作發展。

廣東省「十四五」規劃談到「軌道上的大灣區」,港深西部鐵路正正是「暢通灣區」的最重要基建項目,把香港和深圳的競爭優勢以新軌道進一步接通,塑造更多元化的產業發展。

(刊於信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