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暴制亂讓香港回復安寧 (陳亨利) – 評論文章

  

  激進分子發起的所謂「黎明行動」,令香港陷入最黑暗的時期。他們為達到「三罷」的目標,竟公然破壞地鐵及堵塞馬路,導致市民上班上課大混亂,有人更四處掟汽油彈、到商場大肆破壞,甚至火燒不同政見的市民,試問這是文明社會、國際之都容得下的行為嗎?

示威者損公義毀法治

  反修例事件發生迄今,已經五個多月了。事件已由最初的和平集會與遊行,演變成完全與修例無關的暴力抗爭,早已逾越了社會的法律道德界綫。示威者爭取的是自由嗎?那麼為甚麼要箝制別人的言論自由甚至過正常生活的自由;他們爭取的是公義嗎?那麼為甚麼但凡是政見人不同的人士舉機拍照或阻其惡行,便在大街上公然被打傷私了;他們追求的是法治嗎?那麼為甚麼要四處縱火與破壞、以衝擊香港的法治為目標?

  特區政府強調要止暴制亂,但幾個月了,我們看到的似乎是愈來愈亂、市民愈來愈嬲。縱然被捕人數已超過四千人,但暴力並無止息,前綫警員日夜疲於奔命,「戰場」由街頭延伸到大學、商場、教會、屋苑,可以預見,如果任由示威持續,不同意見的人士只會各走極端,令香港亂象沒完沒了,民憤甚至一發不可收拾。

  香港一直被譽為世界上最安全城市,這除了有賴優秀的警隊、健全的法治,最重要還要靠着市民自律和奉公守法。我明白,絕大部分的市民都是循規蹈矩的,但如果大家都立場先行、縱容違法的行為發生,甚至將法治當作打壓別人的手段,只會成了香港亂局的幫兇。如果大家都不再堅守法治,那麼香港還剩下甚麼呢?

負責任政府應果斷制亂

  作為負責任的政府,必須拿出勇氣與魄力,以更果斷的措施止暴制亂,以及回應社會各方面的合理訴求。如果只為意氣之爭、左顧右盼,應該做的不敢去做,不應該做的又硬要去做,不斷錯過解決問題的最佳時機,那麼整個社會還能夠捱多久呢?

  烽火連場的日子,真的要過去了。政府絕對不能再迴避問題,也不能單靠警隊執法平息當前的亂局。整個問責團隊必須以貼地的思維,以更有效及可行的措施去解決現時的政治危機;市民大眾亦應與任何暴力及違法行為劃清界綫,拒絕立場先行的歪理歪論,還大家一個和平理性的香港。

(刊於文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