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須對60歲退休人士有實際支援 (梁美芬) – 評論文章

香港正面對人口老齡化的挑戰,根據政府統計處一七資料,六十五歲或以上的長者佔總人口的一成七,至二○二六年則會上升至二成六,到二○三六年更會攀升至三成二,每三個人就有一個是六十五歲或以上長者,制定全面的長者政策可謂刻不容緩,但政府似乎只是意識到人口老化的問題,但未見有實質的支援政策措施推出,可以說是「有方向,無實際」。

拓展銀髮經濟助60至64歲

全球不少國家都積極拓展銀髮經濟以面對人口老化,讓有心有力的長者可以按其意願選擇再就業、創業或者過退休生活,過一個豐盛的第二人生。銀髮經濟的其中一環是支援長者,尤其是六十至六十四歲的「初長」人士延長職業生涯。香港不少機構都將退休年齡定在六十歲,令不少仍然身壯力健的人無奈地要在六十歲退休。香港是知識型經濟體,六十歲人士仍然有充沛的體力足以應付兼職以至全職的白領工作,他們擁有豐富的人生閱歷和工作經驗,是難能可貴的人力資源,這麼早就退休實在非常可惜。

筆者多年來一直建議政府設立銀髮創業基金,為有志創業長者提供師友輔導,以及資訊科技和人際網絡等方面的支援,又建議政府向中小企業提供稅務優惠鼓勵他們聘用高齡員工,提高長者的受聘機會。另外,不少企業都反映為年長僱員購買「勞保」的費用較一般僱員高,令企業,特別是中小企傾向聘請較年輕的員工,或者不與年長僱員續約。政府可以參考亞洲其他地方,如日本和新加坡都有為僱主提供補貼,通過實惠鼓勵,減低聘用高齡員工的成本壓力。

六十至六十四歲人士退了休後,往往要面對五年長者福利真空期,筆者一直建議政府讓他們享受各項長者優惠,但政府卻死守六十五歲這條年齡綫不願意退讓。今年初政府將長者綜援申請門檻提高至六十五歲就掀起過軒然大波,最終要推出就業支援補助金「補鑊」,可見社會非常重視六十至六十四歲長者的福利和社會支援。羅致光卻仍然「書呆氣」去看待這個社會「炸彈」。政府可以考慮將六十至六十四歲退休人士歸類為退休者,讓他們可以和六十五歲或以上長者一樣享用各種長者優惠和福利,包括兩元乘車優惠,這樣既可避免觸動政府對長者的年齡定義,又可以回應社會訴求。

肇慶建「香港城」退休養老

香港要成為一個長者友善城市,長者應該能夠自由選擇再就業、創業或者退休養老。在就業創業方面,政府要扮演好帶頭角色,推動私人市場跟隨。而在退休生活方面,政府則要具前瞻性地規劃好居家安老、院舍照顧等各類長者服務的軟件和硬件,務求做到老有所養。

香港政府可以參考其他地方,例如美國鳳凰城太陽城的養老社區和台灣長庚養生村的例子,建設優質退休社區。肇慶市今年初就決定了打造「優質香港城」,給予港人更多退休選擇。特區政府亦可與更多內地城市合作,包括粵港澳大灣區的其他城市商討建設更多「香港城」,讓退休長者能夠自由選擇在香港或內地頤養天年。

(刊於星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