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善維港水質乃當務之急(梁美芬) – 評論文章

維多利亞港不僅是屬於每一個香港市民的珍貴天然資產,更被譽為世界三大夜景之一,是享譽國際的旅遊景點。不過,如果海港污染持續,垃圾處處,甚至傳來陣陣撲鼻的臭味,不僅有損香港形象,更會嚴重影響沿岸居民的生活質素和健康。雖然當局多年來一直強調重視改善維港水質,上任特首曾蔭權更承諾撥款一百七十億元治理維港。可是,環保署在上月底發表的《二○一一年香港海水水質》報告卻顯示,去年本港各區的海港水質整體達標率均較前年下降。當中,尤以維港水質管制區的跌幅最大,達標率由一○年的七成七,下降至一一年的五成,跌回○二年的水平,情況不容樂觀。

成立跨部門小組改善

筆者一直對維港水質十分關注,去年在首屆維港渡海泳復辦前夕,我所屬的民間組織「碧海行動」,就曾在維港八個地點抽查水質樣本化驗,結果顯示全部樣本的大腸桿菌含量均大幅超標。當中以觀塘海濱的情況最惡劣,每一百毫升海水的大腸桿菌含量,竟比環保署的泳灘標準高出六十四倍!及至上月中,有傳媒再次到沿渡海泳路綫一帶,即鯉魚門三家村及西灣河公眾碼頭附近抽取海水化驗,發現水質依然欠佳。幸好,剛結束的第二屆渡海泳,暫時未有收到有參賽者因海水污染,而導致不適的報告,但卻接到有泳手投訴垃圾漂浮。特首梁振英早前在個人網誌撰文,提出在維港兩岸興建人工泳棚,供市民平日游泳消遣。筆者認為這個建議固然值得仔細研究,但大前提是必須加快改善水質,否則這只能是個遙不可及的願景。

猶記得筆者在九十年代初造訪新加坡時,仍見其河水污穢不已,臭氣熏天;但當我在九五年再次舊地重遊,發現那一帶已化身成熱鬧非常的河岸酒吧街,河水通透,令我留下深刻印象。過往當局曾多次指,自○一年底「淨化海港計畫」第一期啟動以來,已成功處理維港兩岸所排出的七成五污水;加上去年初投入服務的昂船洲污水廠前期消毒設施,維港水質已有所改善。可是,種種數據已經表明,上述計畫實施超過十年,但維港水質仍然未見顯著起色,反映措施成效不彰,當局確實有必要檢討舊有政策,引進新思維。按照政府的原定安排,將在一四年完成的「淨化海港計畫第二期甲」工程,能有效處理維港餘下的二成五污水,但若屆時情況仍無明顯改善,政府是否有兩手準備,例如就引進生物化污水處理措施制定合適的時間表。這是當局有必要向公眾交代的問題。

參考新加坡經驗

維港是香港最重要的天然資源,筆者在上星期與行政長官會面,就來年《施政報告》的期望表達意見時,在所遞交的建議書中提出以下幾點,包括要求政府加大力度,在《施政報告》內增撥資源,切實改善維港水質;從速制定一個專為本港海濱而設的水質指標,並定期公布水質檢驗結果;以及設立由司長領導的跨部門小組,改善現時在海港水質管理上政出多門的弊病。總括而言,改善海港水質須與維港兩岸的海濱規劃同步進行,兩條腿走路,形成一套具整體性和持續性的長遠政策,並持之以恆。

梁美芬

刊於星島日報 (A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