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動18區流動牙科醫療車 (梁美芬) – 評論文章

  俗語說「牙痛慘過大病」,對長者而言更甚。牙齒問題會阻礙他們說話和進食,繼而影響社交和吸收營養。香港牙科護理醫療服務一直以私家醫生和非政府機構主導,政府僅在十一所公務員牙科診所向公眾提供有限度的緊急牙科服務,即牙科街症,超過一半求診者是六十歲以上,當中不少長者更因為住得遠離,必須家人請假陪同去睇牙,例如深水埗澤安邨就是深水埗的「西伯利亞」。筆者多年來建議政府在全港十八區引入流動牙科醫療車,用靈活方式提供公營牙科服務,可到點服務,解決偏遠地區的長者的牙痛之苦。

  政府也不是不知長者對牙科服務的需求殷切,過去十年推出多項措施,例如長者醫療券、長者牙科外展服務計畫和透過關愛基金資助合資格長者鑲牙和診治,但迴避直接提供更多服務。筆者服務的九龍西區,多來只有一所診所提供牙科街症,每星期只有兩個上午應診,一星期名額一百二十六個,十二年來沒有增加過,而且只做止痛和脫牙,脫牙每次只可脫一隻!

  雖然政府早在一九九一年制訂了二○一○年和二○二五年的口腔健康目標,但審計署在一九九七年和二○一七年兩度發報告批評署方一直沒有為六十五歲或以上長者訂立目標,而且每十年才做一次口腔健康普查,建議根據世衞指引每五至六年調查一次。二十九來年都沒有訂立長者牙齒健康的政策目標,難怪一直不見政府有意積極改善,更遑論要撥備資源提供更多服務。反觀鄰近地區,日本一九八九年起推出「8020」運動,致力做到國民八十歲仍有至少二十顆健康牙齒,每六年做一次全國調查,又資助國民每十年做一次牙齦檢查;台灣每五年就會制訂「口腔健康促進計畫」;新加坡由二○一六年起設立政府牙科診所為長者和有特殊需要病人提供服務。

莫讓長者變成「無牙老苦」

  政府應該盡快委任學者和專家,檢討和更新二○二五年目標,制訂中長期目標,而且必須為六十五歲以上年齡群組訂立目標,每五、六年做全港調查。議員和公眾有渠道監察,政府才會有動力和壓力,要加強公營牙科服務以達致目標。

  但現有的牙科診所服務量已經飽和,難以增加牙科街症名額,興建新的公立牙科診所,從覓地到完工至少都要十年八載,時間太長。筆者一直建議政府施政要有靈活的思維,引入流動牙科醫療車是其中一項重點倡議。香港醫藥援助會和仁濟醫院都有提供同類服務,大受歡迎。根據他們的經驗,購買一輛貨車改裝做流動牙醫車要用四百萬元和一年時間,一年營運開支約四百五十萬元,每年可服務三千人次。如果全港十八區每區都有一台流動牙醫車,相當於每區多了一點五所小型牙科診所,每年總經常開支約八億元,比興建新診所更快捷更划算,又不會佔用珍貴的土地資源,再配合電話或網上預約服務,市民從此不用再跨區通宵輪籌,政府應該認真向兩個營運單位取經,盡快研究,不要再拖。

(刊於星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