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推動大嶼山經濟發展?(盧偉國) – 評論文章

特首在其第二份《施政報告》中,決定成立「大嶼山發展諮詢委員會」,進一步開發大嶼山東部水域及鄰近地區。無獨有偶,立法會最近通過了本人提出的一項修正議案,促請當局盡快規劃大嶼山的整體發展。

大嶼山的發展規劃經過多年研究和修訂,一改再改。很可惜,至今仍未能制訂一套全面而令各方滿意的方案,反映當局缺乏完整的理念,也缺乏清晰的定位和整體的規劃。

大嶼山可供開發的土地不少,其周邊跨境基建項目亦逐步完善,港珠澳大橋和屯門至赤鱲角連接路,即將相繼落成,粵港澳三地一小時生活圈將逐漸實現,此外,機場第三條跑道也在規劃之中,跨境人流和物流活動勢將增加,大嶼山的發展潛力未可限量。

考慮高增值產業

究竟我們應該如何規劃大嶼山的發展呢?我認為,不但要充分利用大嶼山的地利優勢,更要配合香港社會發展和產業發展的逼切需求。

一方面,住屋現已成為困擾公眾的首要民生問題,但土地儲備卻嚴重不足,規劃大嶼山的發展,至少可提供部分新的建屋和商業用地。「東涌新市鎮擴展研究」第二階段公眾諮詢剛結束,估計東涌新市鎮的發展可望提供大約五萬個單位。

另一方面,大嶼山一帶的跨境交通網絡和基建,代表了源源不絕的人流和物流,若能擅於規劃,可有效轉化為經濟效益,為當區居民和本港其他市民創造多層次的就業和創業機會。至於發展甚麼產業?只要符合高增值、多元化的條件,都應該積極考慮。除了因利乘便發展旅遊業和會議展覽業,更應滿足物流和環保等產業的發展需要。

可作物流業樞紐

以物流業為例,憑藉大嶼山的一流運輸設施和交通網絡,加上鄰近珠江三角區域的強大生產能力,有可能成為連結內地與世界市場的物流業樞紐和供應鏈基地。

香港政府於○三年已着手研究是否需要落實發展物流園,惟至今仍欠方案,這可否算作「議而不決、決而不行」的事例呢?政府需清晰交代物流園的規劃進度和時間表。

再以環保業為例,正如當局在「香港資源循環藍圖」表示,我們有需要探討更多有機資源回收中心的選址,在有待規劃的未來大嶼山發展之中,是否應納入為重要的考慮因素呢?

本人歡迎特首採納社會人士的建議,成立跨部門的「大嶼山發展諮詢委員會」。發展局局長將聯同各相關政策局,通過委員會匯集具體建議。我認為,為了確保委員會具有跨界別的代表性,成員應盡可能包括規劃、建築及工程等專業界別代表,旅遊、物流、環保等行業代表,大嶼山及其周邊的地區人士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