堵國安漏洞 保香港安寧 (陳亨利) – 評論文章

筆者正在北京,出席第十三屆全國人大會議。今年的焦點必定是全國人大會議公布建立「港版國安法」,透過納入《基本法》附件三在香港實施。我全力支持相關草案,並認為「宜早不宜遲」,對維持國家安全、「一國兩制」行穩致遠、重建穩定安全的營商環境,以及保障市民和企業的福祉,均發揮重要作用。國家有必要、有迫切性立法、繼而果斷執法,讓香港回復穩定繁榮正軌。

商界期望安穩的營商環境

「香港再亂下去,大家都輸。」有零售界朋友向我訴苦,疫情好不容易控制下來,以為生意有機會好轉,怎料街頭暴力隨即捲土重來。早前母親節去到今個周末,大家都出外享受久違的溫馨飯敍,街頭卻重演了一遍「黑暴縱火堵路、商店拉閘無生意」;加上警方破獲多宗炸彈案,本土恐怖主義漸見苗頭,更令經濟雪上加霜。一日高舉「港獨」旗幟,一日香港社會不得安寧。

香港是國際城市,滙聚全球人才人流,來港經商、上市、展覽、旅遊、學術研究等等,是我們經濟發展的命脈。本來我們有大好勢頭,鞏固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同時發展為國際創新科技中心。豈料去年社會暴亂至今,不但內地人不願受辱來港,香港國際聲譽更嚴重受損,海外人才怎會冒險選擇來港?另邊廂,有大學的科研停擺至少4個月,期間有教授級以上教員離任,研究生報名人數降三成。香港正在上演一套「自毁長城」,外國勢力做導演,本地「攬炒者」甘願當扯線公仔,香港的根基被侵蝕得體無完膚。

值得留意的是,自社會暴動起,香港的各項國際評級、指標、地位均是「向下衝」:英國Z/Yen集團與中國(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聯合發布最近全球金融中心指數,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排名跌至第6位;美國傳統基金會公布2020年經濟自由指數,香港失去了全球最自由經濟體地位;國際評級機構穆迪下調特區政府長期信貸評級;全球外派人力資源顧問機構ECA International發布的最新調查顯示,香港於外派僱員宜居城市排行榜急插超過50位等等。

歸根究柢,原因是修例風波引發的社會暴動,令投資營商面對更多不確定因素,削弱香港的競爭力,對全球人才吸引力減退,更令本地打工仔飯碗凍過水。商界真正期望的是,《國安法》在香港實施後,回復安全穩定的營商環境,長遠保障市民與企業福祉。

「港版國安法」撥亂反正

今次中央出重手,「港版國安法」針對一小撮激進政治分子,同時對香港市民的正常工作、生活、企業活動等等都不會有所影響,符合國家和香港的長遠利益。可以想像的是,外界十分關注《國安法》的實施情況,甚至短期內有反彈。然而,細心思考下,若沒有安定社會,何來發展經濟民生?美國、加拿大、英國等國家均有相似法律,一海之隔的澳門早已就23條立法,並設立了國家安全委員會,市民、企業仍然是照常生活運作。

自違法佔中以來,出現港獨、自決、公投等種種挑戰底線行為,香港卻沒有有效的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長期處於「不設防」的佛系狀態,結果不僅沒有守住國家安全,也斷送香港賴以成功的基石。

維護「一國」的安全,是落實「一國兩制」的基礎和前提,香港決不能成為國家安全的風險敞口。

(刊於信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