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備受挑戰 (張華峰) – 評論文章

  在中美紛爭踏進金融領域之際,中央政府發表支持粵港澳大灣區發展的金融三十條意見,透過釋放加大開放市場力度的訊號,應對美國提出的挑戰。香港這個國際金融中心身處中美鬥爭的大漩渦中,難免受到影響。筆者認為,香港須調整策略,以更積極的手法,既要掌握好中央提出的機遇,又要化解美國給予的壓力,推動香港國際金融中小的地位,再提昇一個台階。

  中美之爭,近日有進一步蔓延的趨勢,美國總統特朗普在接受美媒訪問時,更揚言可切斷與中國的關係。我們先不論這是否特朗普爭取連任的選舉語言,但是,美國在金融領域方面,確實是「出了招」。

中美角力延伸金融領域

  事緣負責監督規模達數千億美元退休基金投資的聯邦退休儲蓄投資委員會,早於一七年已決定,從今年中起將旗下一個規模約五百億美元的基金,由原本追蹤MSCI歐澳日指數,改為追蹤MSCI全球所有國家(美國除外)指數,變相涵蓋中國股票,按比例料投資約五十億美元。不過,在連番施壓下,聯邦政府退休基金已暫停投資中國企業,中美角力明顯已由貿易關稅層面,正式延伸至金融投資領域。

  幾乎同一時間,人民銀行連同銀保監、中證監和外滙管理局四大部門,發表《關於金融支持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的意見》,擴大銀行、證券和保險業開放,包括支持各類符合條件的本港及外國銀行在大灣區設立分行;有序推進大灣區金融市場和金融基礎設施互聯互通;支持港澳發展離岸人民幣業務,推動人民幣在區內跨境便利流通和兌換;支持開展私募股權投資基金跨境投資試點、本外幣合一的跨境資金池業務試點,並加強粵港澳金融監管合作。

  對於這兩個消息,或許有人會問,美國針對中國的金融發展,與香港有甚麼關係?事實上,香港是中國一個特別行政區,美國既然對中國「出了招」,當然不會留下香港這個「窗口」,必然會推出一些限制,阻礙香港金融市場的發展。國家此時推出新招,化被動為主動,既賦予香港在金融上新的角色,亦透過加大內地金融市場開放力度,爭取國際資金和美企參與,互相捆綁更多利益,令美企為捍衞自身利益而阻撓華府的步伐。

好好利用大灣區市場「後方」

  當然,香港亦不能坐等這兩個「危」與「機」的到來。筆者認為,交易所須更積極作為,香港要善用其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協助中企融資,並加強吸納中概股來港作第二上市,減低被美國打擊而融資被切斷的風險。香港作為全球最大離岸人民幣中心,開發更多離岸人幣和其他風險管理工具,加快人幣國際化進程。

  同時,香港要好好利用大灣區這個縱深的市場「後方」,既做好國際性金融中心的工作,亦要加強亞太地區的工作,為「一帶一路」沿綫國家提供資本融資,特別是發展債券市場,以完善及提昇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

(刊於星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