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對派否決普選對不起市民 工商界期望聚焦經濟民生 (林建岳) – 評論文章

反對派昨日在立法會否決普選法案,意味全港市民2017年「一人一票」選特首的期望落空,也意味香港政制發展將會再度原地踏步,全港市民對於這一結果都感到失望和憤懣。普選法案得到主流民意的支持,反對派議員明知民意取向卻視而不見,忤逆而行,扼殺了普選特首的歷史機遇,對不起廣大市民,理應受到社會各界的譴責和追究。普選被否決已成事實,社會各界都應收拾心情,放眼將來,重新出發。工商界一直旗幟鮮明支持政改向前,期望通過落實普選解決困擾香港社會多年的政制爭拗。現在普選法案被否決,工商界期望社會能夠放下爭拗,集中精力解決各種經濟民生問題,追回因政爭令香港失去的時間,讓港人重新團結,重拾希望,為未來奮鬥打拚。

普選法案在立法會被反對派議員否決,令廣大市民失望,投下否決票的反對派議員更加對不起市民。

首先,普選法案獲得主流民意支持,不同機構的政改民調都顯示,支持普選法案的民意一直佔大多數,甚至達到六成或以上。反對派議員一意孤行堅持否決普選法案,是公然漠視民意,與主流民意為敵。反對派一直自稱是民意代表,但在普選法案上卻罔顧民意,試問怎對得起市民?

否決普選令社會各界失望

其次,普選法案賦予全港合資格選民「一人一票」選特首的權利。普選產生的特首更加貼近民意,更好地回應民意,市民將是最大受益者。市民本來唾手可得的普選權利卻被剝奪,本港政制發展再次原地踏步,不知何年何月才能重新啟動。反對派議員剝奪市民的普選權,如何向市民交代?

第三,政制爭拗問題長期困擾香港,導致社會對立撕裂,議事堂上政爭不絕,行政、立法劍拔弩張,香港發展長期空轉,民生經濟解決無期,已成香港心腹之患。市民都期望通過普選法案解決政改問題,藉此紓解政治對立,彌合社會分歧,讓各界可以一心一意發展經濟改善民生。然而,反對派卻堅持否決普選法案,令政制爭拗無止境的延續下去,犧牲了廣大市民的福祉,違背了社會各界的期望。自稱代表民意的反對派議員,如何面對廣大市民?

放下政制爭拗  追回失去時間

必須指出的是,累月經年的政制爭拗已經嚴重損害了香港的經濟發展和競爭力。近年來,包括世界經濟論壇、瑞士洛桑國際管理學院、新加坡國立大學亞洲競爭力研究所以及中國社會科學院等發表的競爭力報告,都指出中國內地省市在競爭力方面持續趕超香港,社會內耗將使香港的競爭力進一步削弱。

同時,本港經濟增長近年持續疲弱, 2013年GDP增長只有2.9%,低於此前預測的3%,而2014年GDP增長更跌至2.3%的低水平。政府對2015年的經濟增長更持審慎態度,預期GDP增長僅為1%至3%。作為本港經濟火車頭之一的零售旅遊業,同樣不容樂觀,2月份香港的零售額同比下跌15%,是自2003年沙士以來最差的表現;3月份內地赴港旅遊團數量縮水八成。旅遊零售業不景,對本港經濟就業的影響將逐步浮現。

令人憂慮的是,面對經濟環境的轉壞,立法會反而將精力時間放在議會的「不合作運動」之上,對政府推出的政策、法案一概拉布阻礙。創科局一拖再拖。多個工程撥款更屢被延誤,不但令工程成本大升,而且失去了寶貴的時間,甚至連一些有利經濟民生的政策,都同樣在立法會內遭到反對派議員的拉布,導致議會長期處於空轉狀態,政府施政舉步維艱。各項推動經濟民生的政策無一不在立法會受到阻礙,試問香港還如何發展經濟、增強競爭力?

在鄰近城市集中精力發展新產業,推動經濟轉型之時,香港社會仍然沉淪在政治內鬥之中,只會被競爭對手愈拋愈遠,一個泛政治化的環境也會令國際企業對香港卻步,最終全港市民都將成為政爭的犧牲品。

普選法案被否決已成事實。「悟已往之不諫,知來者之可追」。現在是時候放下普選爭拗,放眼將來,追回失去的時間。

工商界顧大局維護繁榮穩定

無了期的政爭絕不能讓700萬市民安居樂業,也不能解決社會各種積存已久的深層次矛盾。工商界一直大力支持普選法案的落實,雖然有工商界人士擔心普選衍生福利主義,但工商界從香港整體利益和700萬港人福祉的角度出發,始終旗幟鮮明支持政改向前。事實上,政制發展與經濟民生和營商環境息息相關。政制原地踏步,不僅市民無緣「一人一票」選舉特首,更會因為普選落空而令政爭沒完沒了,社會更加撕裂,勢必影響香港的投資環境,動搖外來投資者的信心,最終令香港被邊緣化。工商界支持普選,正是期望通過落實普選解決困擾香港社會多年的政制爭拗,令香港社會能夠集中精力解決各種經濟民生問題。

普選法案不幸在立法會被反對派否決,工商界期望社會能夠放下政制爭拗,聚焦經濟民生,集中精力解決各種經濟民生問題,追回因政爭令香港失去的時間。期望社會各界支持特區政府依法施政,解決經濟、房屋土地、醫療、社會保障等多種問題,讓特區政府把精力、資源更多用於發展經濟、改善民生之上,造福廣大市民。

(刊於 文匯報)